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先是斧削了永久移民签证,而现在又有证据表明他正在打击临时移民工作者。

周末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30日,已有147,339名临时工人持取代了“457”的签证或新TSS(临时技能短缺)签证留在澳洲。这比前一年的161,413减少了9%,比2016年的170,585减少了14%。

临时工作签证的削减是继上财年澳洲只签发了162,417份永久移民签证,而“上限”为19万。19万永久签证曾经被认为是个“目标”。

临时移民工作者一直是工党和联盟党的政治焦点,更不用说韩珊(Pauline Hanson)一直在宣扬大幅削减所有类别的签证。

国会图书馆研究员亨利·舍瑞尔(Henry Sherrell)——少数几个对人口和移民统计数据有深入了解的人之一——强调了临时技术移民签证的下降速度有多快,特别是那些从海外申请的人。

自2011 – 12年以来,授予澳大利亚境外人士的签证数量减少了一半以上。

但是,虽然有争议的TSS签证遭到削减,但其他签证类别却在继续增长,过桥签证的增幅最大。6月30日的签发量为176,216份,高于前一年的137,420份。

这一增长可能反映了达顿的部门处理永久签证的速度放缓,特别是对于属于“家庭团聚”类别的配偶。

学生签证继续增长,增长10%至486,934份,“临时居民(其他)”增加20,450份至109,730份。

随着访客签证以及新西兰人7804“特殊类别”签证的增加——6月30日共有673,198人——澳洲签证持有人达205万人,增加了5.5%。

签证持有人必须在澳大利亚居留至少一年,才会被算作澳大利亚新增人口的一部分。

澳大利亚人口上周超过2500万,人口增长仍然处于政治聚光灯下。

据报导,政府正在考虑采取措施将移民推向乡镇和农村地区,而不是悉尼和墨尔本。

问题在于,这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难题,因为大多数移民之所以前往最大的两座城市,是因为就业机会都在那里。

最新详细的ABS劳动力数据显示,大悉尼的失业率为4.1%,是四十多年来的最低值,而全国失业率为5.4%。

工作的存在吸引了技术移民,而他们反过来创造了进一步的就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