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保政府不是唯一想要“重置”中澳关系的。华为本周在澳大利亚报纸上发布的大型广告宣称“每两名澳大利亚人中就有一人依赖华为来满足他们的电信需求”。

这个数据反映了华为现有的业务,为Optus,Vodafone和TPG提供4G移动网络设备,为各州的运输和救护系统提供设备,与此同时,它生产的手机也越来越畅销。这些广告是这家大型中国电信设备供应商宣传活动的一部分,旨在说服政治家,其技术也应该在澳大利亚5G的推出中发挥关键作用。

考虑到美国和澳大利亚安全机构表达的担忧,谭保政府能否被说服真的很难说。审判日即将来临。澳洲的电信公司们计划从明年开始推出新的移动网络,政府计划在11月份出售昂贵的频谱以支持这一增长。

问题在于,堪培拉知道,如果内阁决定把华为排除在任何参与5G的工作之外,很有可能会立即妨碍有望改善的澳中外交关系。

关键是内阁是否同意让华为向网络中不太敏感或“非核心”的无线接入区域提供设备,如天线和交换机。这类似于加拿大和英国政府采取的方法。

但美国安全机构和国会的担忧已经有效地阻止了华为与美国市场的关系,而且美国正在向澳大利亚施加压力,也阻止了华为在澳大利亚的5G事业中扮演任何角色。

坎培拉最初接受的来自美国安全机构的建议是,由于5G的互联性,不可能把网络的核心部分和非核心部分划清界限。这反映在“物联网”的增长中,其中,数十亿设备通过传感器连接,并且在一个由复杂软件定义的网络中,越来越多地用于工业以及家庭用途。

在美国发出警告之后,政府下令对华为在内政部关键基础设施中心的参与进行全面的国家安全评估。

华为现已制作了自己的详细分析报告,并分发给安全机构和政界人士,认为这种对5G技术的解释是错误的,允许它访问网络中较不敏感的区域不会带来任何安全隐患。

它已经在为澳大利亚的主要电信公司进行5G试验,这些公司正在等着看华为将来是否能够为它们供货。

Telstra传统上使用爱立信作为其主要供应商,但Optus,Vodafone和TPG都使用华为。它的技术往往更便宜,而质量获得的评价却越来越高。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华为显然会产生商业影响。

而澳大利亚的这一决定,对华为的影响也将超过此前被禁止参加国家宽带网(NBN)。如果被禁止参与5G,华为将损失70%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