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保政府不是唯一想要“重置”中澳關係的。華為本周在澳大利亞報紙上發布的大型廣告宣稱“每兩名澳大利亞人中就有一人依賴華為來滿足他們的電信需求”。

這個數據反映了華為現有的業務,為Optus,Vodafone和TPG提供4G移動網絡設備,為各州的運輸和救護系統提供設備,與此同時,它生產的手機也越來越暢銷。這些廣告是這家大型中國電信設備供應商宣傳活動的一部分,旨在說服政治家,其技術也應該在澳大利亞5G的推出中發揮關鍵作用。

考慮到美國和澳大利亞安全機構表達的擔憂,譚保政府能否被說服真的很難說。審判日即將來臨。澳洲的電信公司們計劃從明年開始推出新的移動網絡,政府計劃在11月份出售昂貴的頻譜以支持這一增長。

問題在於,堪培拉知道,如果內閣決定把華為排除在任何參與5G的工作之外,很有可能會立即妨礙有望改善的澳中外交關係。

關鍵是內閣是否同意讓華為向網絡中不太敏感或“非核心”的無線接入區域提供設備,如天線和交換機。這類似於加拿大和英國政府採取的方法。

但美國安全機構和國會的擔憂已經有效地阻止了華為與美國市場的關係,而且美國正在向澳大利亞施加壓力,也阻止了華為在澳大利亞的5G事業中扮演任何角色。

坎培拉最初接受的來自美國安全機構的建議是,由於5G的互聯性,不可能把網絡的核心部分和非核心部分劃清界限。這反映在“物聯網”的增長中,其中,數十億設備通過傳感器連接,並且在一個由複雜軟件定義的網絡中,越來越多地用於工業以及家庭用途。

在美國發出警告之後,政府下令對華為在內政部關鍵基礎設施中心的參與進行全面的國家安全評估。

華為現已製作了自己的詳細分析報告,並分發給安全機構和政界人士,認為這種對5G技術的解釋是錯誤的,允許它訪問網絡中較不敏感的區域不會帶來任何安全隱患。

它已經在為澳大利亞的主要電信公司進行5G試驗,這些公司正在等着看華為將來是否能夠為它們供貨。

Telstra傳統上使用愛立信作為其主要供應商,但Optus,Vodafone和TPG都使用華為。它的技術往往更便宜,而質量獲得的評價卻越來越高。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華為顯然會產生商業影響。

而澳大利亞的這一決定,對華為的影響也將超過此前被禁止參加國家寬帶網(NBN)。如果被禁止參與5G,華為將損失70%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