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和堪培拉之间的紧张局势以及关于移民水平的政治辩论的背景下,获得澳洲公民身份的中国出生的澳洲居民人数急剧下降。

费尔法克斯媒体获得的内政部数据显示,在本财年的前八个月,只有1559名中国出生的居民获得了公民身份——仅仅相当于2016 – 17年6500个华人居民申请成功案例的一小部分。

在过去几年中,多达10,000名中国出生的居民申请澳洲公民身份,其中8000至9000人获得批准。

2012年至2016年期间,拥有中国血统的居民占澳洲公民身份申请总量的6%,占总批准额的6%。但内政部数据显示,虽然华人申请数目保持稳定,但在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期间,获批数量下降至申请人数的不足3%。

虽然这些数字仅占本财政年度的三分之二,但除非批准数量以显著的速度升级,才能够在剩下的三分之一时间里达到接近前几年的水平。

在同一时期,印度的批准率从占所有国家的15%上升到18%,而英国也从14%上升到16%。南非的获批率从3%增加到5%。

谭博总理上周发表了一篇演讲,旨在帮助修复与中国的关系。关于北京干涉澳洲政治、学术和军事利益的说法,损害了对华关系。

但是华人社区的成员质疑外国影响力辩论是否也损害了华人获得澳洲公民身份的过程。

“我在这里生活了近45年,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两年,”香港出生的王先生(Sam Wong)说,他是卫生部的前主要药剂师,1999年因对多元文化作出巨大贡献而被授予澳洲服务勋章,是堪培拉多元文化论坛的主席。

“我只希望[公民身份批准率下降]不是因为中国和澳洲之间当前不幸的外交紧张局势。”

由于一些保守派议员要求降低年度移民配额,移民部门今年一直备受关注。政府还试图收紧公民身份申请程序,但该计划在参议院停滞不前。

公民和多元文化事务部长杜吉(Alan Tudge)拒绝对这些数字发表评论。

一位内政部发言人表示,“该部门并没有对某些背景的人士作出公民身份的限制”。

出生于中国的墨尔本居民马女士(Zoe Ma)等了17个月才等到入籍申请的结果。为此,她被迫推迟回国看望年迈的祖母,因为一旦申请人出境,申请进程就会被暂停。她的祖母在上个月去世。

“我很伤心,也很难过,”她说,“没人能告诉我要花多长时间。”

尚未成为公民的永久居民当不了公务员,无法获得HECS-HELP助学贷款,也无法优先担保其家庭成员的签证。他们也没有资格在联邦选举中投票。

费尔法克斯媒体透露,当前积压的入籍申请案件已经暴增了300%,但新泄露的内政部情况显示问题可能更糟。

截至6月底,现在有241,606人等待获得公民身份,高于2月份的188,848人。谭保2015年上台时只有45,985人在等,这一新高峰意味着等待人数增加了425%。

内政部加强了对未来公民的安全检查。政府把延误归咎于工党接纳了多达5万名难民,其中一些人没有身份证件。

工党议员希尔(Julian Hill)质疑自由党对中国公民的态度。

“获得澳洲公民身份的华人永久居民人数出现了巨大而神秘的下降,这是部长必须回答的严重问题。”他说。

澳洲国家审计署将于1月对公民身份进程展开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