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时报》报道,中国和澳大利亚公司正在积极开展创新合作,挑战澳大利亚政治家和媒体机构污蔑中国并煽动反华情绪的歇斯底里。

“我们与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建立了联系,并在藻类清除和使用矿物离子消毒等方面分享彼此的科学成就。”石家庄元生源环境有限公司(音译)经理邓景山(音译,Deng Jingshan)告诉记者。

元生源成立于2009年,位于中国北方的河北省,主要从事生态水处理和废水管理,包括河道和湖泊。

“基于相互信任和非政治因素,我们之间的合作顺利,因为我们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邓说,并补充道,增加技术能力有助于推动公司的业务,其合同总额在2018年上半年达到人民币5000万元(726万澳元),超过了2017年的全年纪录。

据邓先生介绍,他的澳大利亚合作伙伴表示希望通过向中国引进更多先进技术来深化合作,争取更多中国市场份额。

除了元生源外,杭州电缆公司和天津源水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等许多中国企业也与澳大利亚机构开展了研究项目。

据新华社报导,澳大利亚总理谭保于8月7日在新南威尔士大学举行的活动中强调了中澳两国产业和机构之间在创新方面的合作。

该大学与杭州有线电视公司签署了一项价值2000万元的协议,该协议基于石墨烯增强型高性能电网输电线路。

谭保说:“预计这将使中国的变速箱性能提高5%,相当于节省275太瓦时。”

持续存在的担忧

尽管谭保释出积极信号,一些中国商人仍然担心他们在澳大利亚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中澳关系紧张的影响。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房地产开发谘询公司Mezzanine Property Group的合伙人黄坤(音译,Huang Kun)告诉《环球时报》,最近中国公民申请澳洲签证会被拖延。“过去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大约需要三个月。”他指出。

他的公司从中国购买建筑材料。“如果紧张局势持续,我担心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长期影响,例如,进出口税增加以及[在澳大利亚]对中资企业的负面舆论。”他说。

在前所未有的举动中,澳大利亚于7月12日宣布了一项名为“2035年印度经济战略”的战略,旨在将印度提升为该国三大出口市场之一,使印度成为澳大利亚在亚洲的第三大投资目的地,并将印度纳入澳大利亚战略伙伴关系的核心圈子。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告诉《环球时报》,中国是一个充满巨大潜力的市场,澳大利亚不容错过。

阮说,认为中国是威胁的澳大利亚人将遭受回旋镖效应,使澳大利亚成为最终受到伤害的一方。“堪培拉对中国的敌意本身就没有好处,如果澳大利亚不止损,中澳关系可能会更糟。”

他说,两国都是开放型经济体,应该加强合作,以抵消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带来的不利影响。

海关总署1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澳对外贸易额为923.4亿元,同比增长29.1%。中国是澳大利亚出口的最大市场,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量的3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