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YouTube视频中,这个年轻人在图书馆里浏览中文书籍,用细致的笔触练习中国书法,用普通话作自我介绍。

他20岁,来自印尼苏门答腊岛南部,在上海郊外的无锡理工学院留学。他承认学习普通话很困难,但指出它现在是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语言,英语已经降到了第二位。

其他在中国留学的印尼人,在其他的YouTube视频中,同样展示了该国的文化吸引力,强调了中国历史的丰富多彩,快速现代化的现状以及这个超级大国的未来。  

一位印尼学生谈到了中国城市里保留了多少中国传统建筑,她说,中国文化依然“很纯粹”。

另一名留学生则直言中国现在比“欧洲”还要发达,是“科技”的领导者。

还有人主张,在中国留学,你和你的国家就可以像中国一样“觉醒”。

澳洲投入了大量资金,打造吸引大量亚洲年轻人来澳接受高等教育的能力。澳洲高校越来越依赖他们带来的收入。

澳洲学府希望开始吸引更多来自其他亚洲新兴国家的年轻人,特别是印度和东盟国家:那里人口稠密,人口结构年龄,中产阶级迅速扩大,他们构成了诱人的21世纪市场。

然而,成为这些学生留学目的地选择的竞争却越来越激烈——对手是中国。

外国学生涌入中国

入读中国大学的东南亚人和印度人正在快速增加。

2016年,大约有8万名东南亚人在中国大学学习,比两年前增加了15%。其中包括1.4万名印尼人(2万人在澳洲)。

目前约有1.8万名印度人在中国大学留学,比在英国的人数还多。

中国可能会在2020年前接待50万国际学生。

中国具有吸引力的一个原因是学费和生活费低廉——而且北京提供了许多奖学金。但更深层次的文化因素也在起作用。

外国学生迷上了中国的超现代化

几个世纪以来,亚洲各地人民都被中国人民的聪明才智所吸引,并试图从中国的实践中学习。

19世纪的中国落后于西方和日本。但是,在20世纪中叶,后殖民时期的亚洲国家在新宣布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看到了自己发展的潜在榜样,旧的模式开始再次产生回响。

那个时代的印尼民族主义者普遍钦佩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它开创了亚洲新现代性的新形式。这可能是现在开始或重新开始的趋势的预兆。

从电子商务和快速地铁中展现出的中国的超现代性让在华印尼留学生感到兴奋;他们说,在中国学习将有助于他们更好地创业并减少祖国的失业率;他们对在中国学习的课程的结构和内容感到很满意。

中国作为一个伟大的文明古国,一股快速现代化的力量,以及鼓励奖学金的文化,吸引了大量的亚洲年轻人。

目前,澳洲高校的留学生人数创下记录。人们很容易以为澳洲作为地区高等教育强国的地位是坚不可摧的,以为亚洲中产阶级总是会选择到西方国家接受国际教育。

但这些假设很快就会像以前的矿业繁荣观念一样短视。

澳洲的亚洲留学生对他们接受的教育越来越不满意。许多人抱怨自己在社交上被孤立了:大多数国际学生生活在和澳洲人“平行”的社会中,他们在校内经常被隔离在仅限留学生居住的宿舍里。

与此同时,许多中国高校,起初会把留学生安置在不同的住所,但现在正朝着整合住房和其他校园设施的方向发展。

澳洲在吸引亚洲最佳人才上有显著优势

亚洲留学生对澳洲高校的质量也越发不满,他们认为这是在下降。

澳洲高校经历了四十年的预算削减,而且还没有尽头。与此同时,中国的大学拥有越来越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图书馆和实验室以及具有学历越来越高的教授。

然而,澳洲在吸引亚洲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才方面具有显著的比较优势。

澳洲是一个自由民主国家,而地区内的大多数国家都不是:澳洲大学天然应该是更适合那些希望自由思考、写作和发言的年轻人的地方。

在习惯了祖国基本自由的新闻报道之后,印尼留学生在中国感到不安的一点就是中国的网络审查。一名印尼学生展示了他的反应:“天哪,至于这样吗?”

希望研究“敏感”主题的在华留学生也常被拒绝。

澳洲的文化吸引力正在被削弱

澳洲应该作为一个开放的、多元文化的社会,为国际学生提供充分参与其运作的机会,无论他们是暂时待在这里,还是成为公民永远留下,散发出持续的吸引力——并与东亚更严格的关于“属于”这里,谁是“外人”的观念形成持久的对比。

但澳洲非但没有通过振兴手头拮据的澳洲高校,并巩固其多元文化模式来强化这些优势,反而削弱了两者。

多年来,澳洲忽视了其多元文化包容性的言论在实践中没有充分扩展到亚洲留学生的证据。据墨尔本大学的马丁(Fran Martin)称,他们中的许多人“充满了学习和参与澳洲社会的希望”,可毕业时连一个澳洲朋友的名字也说不出。

澳洲已经把大学变成了文凭工厂,如果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声称能做得更好,澳洲又有什么可吃惊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