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YouTube視頻中,這個年輕人在圖書館裡瀏覽中文書籍,用細緻的筆觸練習中國書法,用普通話作自我介紹。

他20歲,來自印尼蘇門答臘島南部,在上海郊外的無錫理工學院留學。他承認學習普通話很困難,但指出它現在是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語言,英語已經降到了第二位。

其他在中國留學的印尼人,在其他的YouTube視頻中,同樣展示了該國的文化吸引力,強調了中國歷史的豐富多彩,快速現代化的現狀以及這個超級大國的未來。  

一位印尼學生談到了中國城市裡保留了多少中國傳統建築,她說,中國文化依然“很純粹”。

另一名留學生則直言中國現在比“歐洲”還要發達,是“科技”的領導者。

還有人主張,在中國留學,你和你的國家就可以像中國一樣“覺醒”。

澳洲投入了大量資金,打造吸引大量亞洲年輕人來澳接受高等教育的能力。澳洲高校越來越依賴他們帶來的收入。

澳洲學府希望開始吸引更多來自其他亞洲新興國家的年輕人,特別是印度和東盟國家:那裡人口稠密,人口結構年齡,中產階級迅速擴大,他們構成了誘人的21世紀市場。

然而,成為這些學生留學目的地選擇的競爭卻越來越激烈——對手是中國。

外國學生湧入中國

入讀中國大學的東南亞人和印度人正在快速增加。

2016年,大約有8萬名東南亞人在中國大學學習,比兩年前增加了15%。其中包括1.4萬名印尼人(2萬人在澳洲)。

目前約有1.8萬名印度人在中國大學留學,比在英國的人數還多。

中國可能會在2020年前接待50萬國際學生。

中國具有吸引力的一個原因是學費和生活費低廉——而且北京提供了許多獎學金。但更深層次的文化因素也在起作用。

外國學生迷上了中國的超現代化

幾個世紀以來,亞洲各地人民都被中國人民的聰明才智所吸引,並試圖從中國的實踐中學習。

19世紀的中國落後於西方和日本。但是,在20世紀中葉,後殖民時期的亞洲國家在新宣布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看到了自己發展的潛在榜樣,舊的模式開始再次產生迴響。

那個時代的印尼民族主義者普遍欽佩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它開創了亞洲新現代性的新形式。這可能是現在開始或重新開始的趨勢的預兆。

從電子商務和快速地鐵中展現出的中國的超現代性讓在華印尼留學生感到興奮;他們說,在中國學習將有助於他們更好地創業並減少祖國的失業率;他們對在中國學習的課程的結構和內容感到很滿意。

中國作為一個偉大的文明古國,一股快速現代化的力量,以及鼓勵獎學金的文化,吸引了大量的亞洲年輕人。

目前,澳洲高校的留學生人數創下記錄。人們很容易以為澳洲作為地區高等教育強國的地位是堅不可摧的,以為亞洲中產階級總是會選擇到西方國家接受國際教育。

但這些假設很快就會像以前的礦業繁榮觀念一樣短視。

澳洲的亞洲留學生對他們接受的教育越來越不滿意。許多人抱怨自己在社交上被孤立了:大多數國際學生生活在和澳洲人“平行”的社會中,他們在校內經常被隔離在僅限留學生居住的宿舍里。

與此同時,許多中國高校,起初會把留學生安置在不同的住所,但現在正朝着整合住房和其他校園設施的方向發展。

澳洲在吸引亞洲最佳人才上有顯著優勢

亞洲留學生對澳洲高校的質量也越發不滿,他們認為這是在下降。

澳洲高校經歷了四十年的預算削減,而且還沒有盡頭。與此同時,中國的大學擁有越來越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圖書館和實驗室以及具有學歷越來越高的教授。

然而,澳洲在吸引亞洲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才方面具有顯著的比較優勢。

澳洲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而地區內的大多數國家都不是:澳洲大學天然應該是更適合那些希望自由思考、寫作和發言的年輕人的地方。

在習慣了祖國基本自由的新聞報道之後,印尼留學生在中國感到不安的一點就是中國的網絡審查。一名印尼學生展示了他的反應:“天哪,至於這樣嗎?”

希望研究“敏感”主題的在華留學生也常被拒絕。

澳洲的文化吸引力正在被削弱

澳洲應該作為一個開放的、多元文化的社會,為國際學生提供充分參與其運作的機會,無論他們是暫時待在這裡,還是成為公民永遠留下,散發出持續的吸引力——並與東亞更嚴格的關於“屬於”這裡,誰是“外人”的觀念形成持久的對比。

但澳洲非但沒有通過振興手頭拮据的澳洲高校,並鞏固其多元文化模式來強化這些優勢,反而削弱了兩者。

多年來,澳洲忽視了其多元文化包容性的言論在實踐中沒有充分擴展到亞洲留學生的證據。據墨爾本大學的馬丁(Fran Martin)稱,他們中的許多人“充滿了學習和參與澳洲社會的希望”,可畢業時連一個澳洲朋友的名字也說不出。

澳洲已經把大學變成了文憑工廠,如果中國這個“世界工廠”聲稱能做得更好,澳洲又有什麼可吃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