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移民都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

澳大利亚一直以来更因是个移民大国而闻名。

当我们站在外国人的角度时,我们看到的更多是移民之后可能获得的福利,生活质量的提升。

那么在澳洲本地人心中他们也是如此乐观地看待移民现象的么?

移民=殖民?

在本月2号,澳洲知名保守派人士Andrew Bolt的一篇文章引起了轩然大波。

按照Bolt的说法,现阶段这种潮汐式移民正在吞噬着澳大利亚,形成并且飞速地“改变着我们的文化”。

同时他指出很多居住在由外来人口聚集而形成的社区里的人们并不能够很好地融入澳洲的文化,甚至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都不能很好地用英语进行交流。

“仅是去年就有24万外来人口涌入澳洲,这不仅仅使得我们的城市变得更加拥挤,他们也在改变着我们的文化。”

“这个国家再也不存在什么‘我们’的说法了。”

“潮汐式的移民正在扫除我们国家最后剩下的那点东西。”

移民渐渐变得像是殖民。

然而这篇文章一出来,Australian Press Council便收到了意想不到数量的投诉。

“外国人入侵?澳大利亚被移民淹没?怕不是Pauline Hanson在Tele兼职呢吧!”

(Pauline Hanson: 澳大利亚极右派政治人物,反对多元文化)

“我依旧可以看到‘我们’”

Bolt不分青红皂白地列出一串串数据,试图将人们的视线锁定在墨尔本的North Caulfield有41%的人口是犹太人这个事实上。

他的这份数据调查恐怕连半个小时都没有用到。

即便North Caulfield有41%的人口是犹太人,仍旧有59%的居民出生于澳大利亚。同时69%的人在家使用英语进行交流。而且他们当中只有5%的人还视自己为犹太人。

由此看来,这离“澳洲被殖民”这个说法还差得远呢。

那么那些移民者们引入的外来文化对澳大利亚这个国家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

“小香港”的诞生

让我们来看看亚洲移民者们给澳洲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8月7日晚9点,澳洲人口数量正式突破2500万大关,这比预计的提前了33年。

专家分析这主要是由移民增多引起的。

并且他们分析在未来50年内,澳大利亚还将迎来1000万移民大军。

这其中亚裔将成为澳洲最大的族群!

现阶段全澳华人人口总数约为121,39万,占到总人口数的3.9%。

不论是来澳洲读书,亦或是移民新居,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先居住在华人聚集且生活便利的区域。

随着人群长年累月地聚集,也就潜移默化地诞生了不少以华人为主的社区。

维州Clayton区华人人口占到32.2%

维州Box Hill区华人人口比例为26.9%

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在悉尼时,移民潮带来的文化上的改变其实从以华人聚集而出名的Ashfiled和Hursteville的别称上便可见一斑。

Hurstville曾有个外号叫“小香港”。

来自大陆和香港的居民数量占Hurstville总人口的30.8%,居悉尼各社区之首。

各式各样的小超市、菜场、水果店、华人杂货店比比皆是。

抬头一看都是写着中文的招牌,走在路上,听到的声音也非常熟悉。

哪怕不会讲英文,你也能在这里生活。

当然悉尼的华人区不仅仅这一个。

Ashfield是澳洲移民眼中的“小上海”,Burwood深受悉尼华人喜爱,Chatswood更是华人区中的富人区。

 

除了最负盛名的华人区,韩国区、泰国区、日本区也比比皆是。

同样以悉尼为例,Strathfield便是著名的韩国人聚集地,区域内大大小小的韩国餐馆以及韩国超市也是随处可见。

当你走到悉尼最繁华的中心街道George Street时,更会为街上的景色所震惊。

中餐馆、火锅店、奶茶店、日韩美妆店一个接着一个,让人应接不暇。

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

要不是空气里少了点雾霾的味道,说你在中国你还真能信!

你问我澳洲的文化是什么?

      不会有人想或者应该对澳洲文化有兴趣。

我们有时候经常调侃,澳大利亚是个没有文化的国家。

就连墨尔本大学的local硕士生也会脱口而出“澳洲没有文化,外国人为什么要对我们感兴趣”这样的话。

的确,如果要讨论文化,那澳洲的文化到底是什么?

猎人谷的红酒?

 

很多旅游杂志和攻略里都会提到猎人谷。

它们说:如果来到悉尼,你一定要要尝尝猎人谷的红酒。

澳洲人为他们的酒文化所自豪着。

但是这份小小的自豪也没能让他们的这个“文化”站到世界第一的位置。

毕竟提起红酒,你第一个想到不还是法国的波尔多么?

 

土著文化?

感觉澳洲人可能忘了当年他们是如何大量屠杀土著人的历史了。

他们把土著人排除在人口普查范围外,把他们被归为“动物群体”。

虽然政府在之后施行了同化政策,但土著人和白人之间的矛盾依旧没有解决,反而加深了土著人和主流社会心理上的隔阂。

 

饮食文化?

请问提到澳大利亚菜,大家心里会想到什么呢?

就连美食灾难的英国,都有代表性的炸鱼和薯条。

如果硬要说给澳洲找个代表食物,那我只能把这个荣誉颁给澳洲人的自嗨——Vegemite。

这么看来,现在澳洲那些所谓吸引人们的文化是不是更多的是由移民者带来的呢?

移民潮带来的其实是生机

那些背井离乡的人们带着他们国家所拥有的历史背景与新环境融合。

这种融合能创造出令人赞叹的新文化,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更多生机。

华人的涌入给澳洲带的夜市文化让多少local为之沉迷。

深受中国人喜爱的火锅串串店也渐渐出现越来越多外国人的身影。

他们直呼着好辣,却怎么也停不下来筷子。

8月中下旬被许多人期待的樱花节。

在皇家植物园里出现的日式庭院…

每周五晚在悉尼Chinatown举办的夜市

如此种种都让这个国家变得愈发的活泼。

一个国家面临的文化焦虑与挑战,其实是关于我们所珍视的事物与思想,以及它们该如何对其他文化也产生价值的问题。

 

其实对于移民者来说,他们都有着强烈想要融入澳洲这个集体的愿望。

他们愿意去接纳澳式价值观,去接纳澳式习俗和文化。

只不过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和双方的耐心。

乐观一点来看,这个可能看似漫长的过程难道不就是移民者给这个国家带来的福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