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谭保用普通话告诉中国“我们站起来了”的数天之后,澳洲华人的手机亮了起来。这是在2017年底,中国正在通过旨在伤害澳洲的宣传来打击它——在口袋里。

这篇微信公众号的新闻展示了Maralinga上空的原子弹蘑菇云照片,英国在20世纪50年代在澳洲进行了核试验。不久前去世的原住民莱斯特(Yami Lester)在接触到所谓的测试现场黑雾之后就失明了。    

这篇文章暗示澳洲也有自己的人权污点,而且更明确的是,这里的环境不像许多中国人以为的那么纯净。

中国庞大的中产阶级6亿人口和他们不断增长的消费能力是前所未见的,他们不想购买“中国制造”。他们热爱澳洲的葡萄酒、牛奶、蜂蜜、牛肉和海鲜,因为他们不相信国内退化的环境。而且购买此类奢侈品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传播这一消息的目的在于,北京可以通过破坏民众对澳洲一切事物的热爱,让澳洲被排除在中国的大众市场之外。换句话说,北京要澳洲乖乖的。

在政治、商业和学术圈的顶层,存在两个阵营:一个说我们最好闭嘴,以免激怒中国,损失收入;另一个说我们的民主正处于危险当中,我们正被悄悄殖民。

中国的钱很诱人——正如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和许多其他政客所知道的那样。但中国玩弄政治游戏的历史可比这帮来来去去的政客长多了。你可以从他们对看似无害的中国学生社团和社交具乐部的兴趣中看出这点。

太极大师何先生(音译,William Ho)和太太何女士(Jane Quan Ho)是西悉尼一个交谊舞团体的成员,他们说这些团体都被中国共产党渗透了。

“他们拿中国政府的钱,唱红歌,”何女士说。她认为这是有条不紊的策略一环:“他们试图把人安插到议会,到政府。他们试图让这个国家变红。”

最终目的是什么呢?澳洲学者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编制了一份详尽的被渗透华人社团名单——这被情报专家视为可靠。他说:“最终目的是打破澳洲与美国的同盟,实质上将澳大利亚变成一个客户国,我们的外交政策由北京引导,我们基本臣服。”

中国的金钱陷阱

悉尼大学商学院的中国商务及管理教授亨德里斯科(Hans Hendrischke)在北京住过很多年,他认为中国的威胁被夸大了。

正是他把孔子学院引入悉尼大学的。他说这只是一门语言课,但其他人认为这是一种特洛伊木马。大学拿钱,作为回报,他们不允许出现任何对中国的负面评价。

但按照祖国母亲的歌本唱歌的是那些在澳留学的中国学生,以及新来乍到的中国移民——这就是过去30年来发生的变化:以前人们离开中国是为了寻找自由,而现在他们只想给自己的钱找个新家。

他们喜欢澳洲,因为房产比上海、深圳和北京的高价鞋盒公寓更实惠;因为他们可以获得广泛的教育体验。他们从未切断与中国的关系,也接受中国的政治现状。

小柯和辛迪都是前留学生,现在在澳洲工作。他们正在逛墨尔本Emporium的Stuart Weitzman商店,这里出售纽约设计、西班牙制造的皮鞋,每双售价600-1500元,95%的顾客都是中国人。“他们想要优质的东西——制造过程与中国无关的东西。”一位销售人员说。

这对年轻夫妇正在等待永居签证,——他们会得到的,还会在这里买房。“澳洲人不明白中国的平均财富水平远高于澳大利亚,”柯说。

至于政治,小柯表示自己毫无压力地认同中国的路线。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副教授冯崇义表示,联合阵线是中国共产党发展外国影响力的核心爱国组织,已经“完全融入”了澳洲。

“这是一种策略。主要目标是中国侨民。他们用侨民作为代理人为中国工作。民间社团几乎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中。他们首先效忠祖国,尽管他们是澳洲。大多数人仍然生活在中国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中。”

冯教授说,随着中国试图让澳洲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澳洲已经放松了警惕。他说:“澳洲在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方面实力太弱。”

去年,有23.2万中国学生在澳留学,占外国留学生的30%,为澳洲经济带来100亿元。这么多钱可以买到很多尊重。

(待续)

 

本文译自《每日电讯报》Paul Toohey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