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和多元文化事务部长杜吉(Alan Tudge)表示,预计明年留学生将减少,明年可能会减少人道主义签证– 叙利亚的入学人数最终确定– 导致临时移民人数下降。

内政部本月初公布的数字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六月持有临时签证的人数增加了5%。

工党对此问题施加压力,因为工党认为学生和工作假期签证被滥用了。

杜吉此前曾表示,短期签证的主要增长来自利润丰厚的大学部门的国际学生,但本周,他告诉《澳大利亚人报》,这可能会发生改变。

“未来12个月,临时移民数据很可能会下降,因为学生人数很可能会下降,临时技术移民人数减少,而且难民人数的峰值也将过去,这明显是因为额外的叙利亚难民。”杜吉说。

2015年,政府表示澳大利亚将同意重新安置另外1.2万名居住在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难民营的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去年3月,移民当局表示其中有10,000人已经抵达,其余的人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到达。

就在4月份,政府还在宣扬良好的国际学生数据,截至4月份,来自190多个国家的542,000名留学生在澳大利亚注册——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3%。

但反对党就业发言人奥康纳(Brendan O‘Connor)表示,需要对滥用学生签证和打工度假签证的人进行打击,认为应该把设置这些签证的上限视为“最后的手段”,因为它们被滥用得太频繁了。

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表示,临时工作签证已经“失去控制”,社会大众担心社区担心它们正在抢走当地人的工作。“他们没有告诉所有人的是,在自由党领导下,持临时签证拥有工作权利来澳的人数已经爆表。”肖顿说,“这还是在有青年失业,有年轻人无法获得学徒工作,而且工资停滞的时候。”

《澳洲人报》透露,政府已经降低了永久移民人数,杜吉表示,这项数据是多年来最低的,而且可能一直保持下去。

“去年,永久性移民人数大约为16.2万人,今年的数据可能也类似,”杜吉说。但一位政府消息人士降低了民众对即将宣布的新人口政策的预期——政府已表示可能迫使新移民在乡镇地区多待几年——说这更可能会子啊接下来的几周内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