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民间,重男轻女的思想仍然非常严重。到去年为止,中国的男女比例已经严重失衡,男性比女性要多出3000多万人。

 

中国已经立法,禁止医院提前告知父母婴儿的性别,但是却难以阻挡父母们以各种办法获取性别信息。

 

 

有的父母给医生塞红包,以得到性别信息,之后如果是女孩就去堕胎;

 

有的父母自己从淘宝上买便携式B超机,进行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

 

有的人相信“算命”或者“酸儿辣女”……

 

 

无论什么方式,都反映出几千年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中国人的心里是这样根深蒂固。

 

这种思想,跟一个人所在的性别、年龄、阶层、所处的环境都没有必然的关系。

 

即使是移民澳洲多年,重男轻女依然在很多人的脑海里深深扎下了根。

 

而澳洲的法律,却给这棵毒草,留下了一个可乘之机……

 

一、澳媒惊呼:“中国和印度移民来的父母正在打掉女孩”

 

最近,《每日邮报》报道的一则新闻让万千网友都非常愤怒。La Trobe University的研究员在研究了1999年到2015年之间的数据之后,发现中国和印度的移民父母生有男孩的比例要远高于生有女孩的比例,一般到达111-114个男孩:100个女孩.

 

在进一步调查之后,他们发现,一些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移民父母会询问产检医生婴儿的性别,如果发现是女孩,就会决定堕胎。

 

研究院还发现,甚至有一些中国和印度的父母虽然并不是澳洲移民,但是还是选择来澳洲“旅游”的时候做产检,询问医生胎儿的性别。

 

在正常情况下,男婴和女婴的出生比例一般是100:105,但是在一些移民群体聚集的区域,这一比例达到了122-125:100。

 

澳洲一个产检医生告诉调查员,在一次帮一位孕妇做产检的时候,这对夫妇说,“我们需要知道性别,如果是女孩的话,我们就要打掉她。”

 

 

澳洲发达的医学让医生们能够在胎儿发育到12周的时候,就知道性别。但是这个时候,澳洲法律依然是允许父母堕胎的。以维州为例,怀孕24周内的堕胎都是合法的。

 

这就意味着,在澳洲,父母在知道胎儿的性别之后再决定是否要堕胎,是完全合法的。

 

不过一般而言,医生们都倾向于在合法堕胎时间界限内,

不告知父母们胎儿的性别。

一是因为胎儿的性别和胎儿是否健康没有必然的联系;

 

二是因为很多医师都知道,一些国家的移民会选择放弃女孩。

不过,目前澳洲并没有相关法律明确规定医院不得告知父母胎儿的性别。

 

换句话说,如果父母坚持,或者医生并没有顾虑,父母依然是可以知道胎儿的性别的。

 

法律上的这一漏洞,置一线产检医生们于一个两难的境地:

 

一方面,他们知道提供了性别信息之后,父母可能会因此选择堕胎女孩;

 

另一方面,他们无权隐藏信息,也无权干涉父母们的决定。

 

更无奈的是,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信息保密条例,

 

让他们连公开透露相关信息的权利都没有。

 

这样,产检医师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婴们消失在这个世界,而毫无办法。

 

 此条消息一出,澳洲网友们在愤怒之余,纷纷呼吁:

是时候修改堕胎法了!

 

澳洲的一些产检医生们和许多网友都呼吁政府出台相关法律,禁止医院在胎儿发育12周之内告知父母性别信息。

 

不过一些医生也表示,因为一些父母的极端行为就不让所有的父母在早期就得知胎儿的性别是毫无道理的,毕竟绝大多数父母无论胎儿是男孩还是女孩,都非常乐意将他们生下来。

二、真正要修补的,不仅仅是堕胎法

 

澳洲堕胎法很显然是有漏洞的,修改堕胎法目前来看也是可行的。

 

对于想要堕胎女婴的父母来说,禁止他们在合法堕胎期限内得知性别信息,可以有效防止他们因为性别原因选择堕胎;

 

而对于不在乎是男婴还是女婴的父母来说,迟一些知道胎儿的性别并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不过堕胎法虽然很容易修补,需要修补的,却不仅仅是法律。

 

如果一个社会对待男孩和女孩、男人和女人并没有显著差别,那么生男生女,不是真的都一样了吗?

 

对于那些重男轻女的父母们,我们可以轻易地就会去指责,

但是问题真正的根源,却是一个不平等的社会造成的,

无论这个社会是澳洲社会,还是中国或印度社会。

 

重男轻女,不仅仅是堕胎法的漏洞,也是社会的漏洞。既然要修补,与其小修小补,不如大修大补。

 

如果想要真正杜绝这样的“选择”,最根本的,政策制定者们还是要去思考:

如何才能用政策去引导,来消除各种针对女性的显性和隐形的歧视;

 

如何才能真正让女性享受和男性一样的权利;

 

如何才能保证女性和男性在这个社会上有一样的上升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