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子女,心里最牵挂的是谁?
当然是自己的父母。
小时候我们在父母的庇护下成长,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长大了,、要离开父母自立自强。
当我们怀着抱负走出家门的那一刻,
谁又会注意父母眼中不舍的泪光。

世上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

我们忙于工作应酬却常常忽视了身边最重要的人

湖北的摄影师顾颐

在得知自己70岁的父亲患癌之后

毅然选择陪他去澳洲度过

最后的时光

一次对父母的救赎

却意想不到拯救了

自己的父母!

他的“救赎”一开始是被亲戚朋友极力劝阻的,然而他不为所动,执意要和“老天爷”赌这一回。

01. 毅然带70岁父亲赴澳度过最后时光。

他的“救赎”就是带着父母远游,因为工作原因,顾颐经常往返于澳洲与重庆。当得知父亲患上了癌症,他整个天都塌了下来。

他推掉工作带着父亲全国跑,找最好的医生,做最贵的化疗,一番治疗下来,父亲瘦了10斤,舟车劳顿的折腾,也让父亲劳惫不堪,每天只能吃少许淡粥,走不了多远就要回床休息,感觉时日无多。

母亲也因为照顾病床上的父亲,两次骨折,不得不杵着拐杖。看着二老被病痛折磨,顾颐心里非常难受,他非常自责自己平常没能够多抽时间出来陪着二老,于是他决定要在父亲“最后的时光”里,给父亲最好的经历。

他决定带着父母去澳洲,一场人生中最远的旅行。因为父母在此之前除了家乡的小镇没有去过更远的地方。

亲戚朋友一听这个消息百般劝阻:“岁数这么大了,还有病在身,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他知道父亲剩下的日子不多了,他决心要“补偿”自己对二老的亏欠做了很大的心理准备,就算父亲在旅途中离去,他也能坦然接受。

他制定了非常详细的计划,包括每一个停留地点的医院、紧急措施、酒店、三餐事无巨细,为了不让父母有负担,他借以“去澳洲探望正在读书的孙子”为理由,成功说服了二老。

而他,背着相机,记录着二老每一个值得纪念的瞬间,让每一张合照,都能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更加记得父母的养育之恩。

02. 本是“救赎”却意外“重生”,澳洲之行收获希望

出国旅游对二老而言无疑是一场“紧张又不安”的旅行,整装待发前,一家人在机场合了照,母亲拿着护照和机票,紧张的笑着,而父亲严重还是一如既往的迷茫。

飞机上父亲掏出了笔和本子写日记,他希望能记录好接下来的每一天。这是二老第一次坐飞机,母亲紧张的望着窗外感叹着:“原来天上并没有神仙,尽是一朵朵云!”

在孙子就读的墨尔本大学, 二老参观了壮观的教学楼以及美丽的校园风光,在学校一处展示栏的海报上,父亲看着全是英文的海报,尽力的猜测意思,解读着孙子的校园生活。毕竟他深深牵挂着自己的孙子。

在维州时, 天上下着小雨,顾颐考虑天气的原因,提议取消看海的活动。但二老不答应,于是他们打着小伞,相互搀扶的穿过小路,往海边走去。

这是父母两第一次看到大海,他们矗立在海岸线上,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吹着爽朗的海风,第一体会生活的惬意。

在维多利亚州Walhalla小镇 时恰逢朋友来看望顾颐,于是父亲摆上棋盘,在遥远的澳洲下起了象棋,在这“楚河汉界”里看着父亲时而陷入沉思,时而又拍腿而笑。轻松的氛围一改往常,这是父亲癌症以来第一笑颜满面。

抵达贝斯德布鲁克岛 时已是傍晚,夕阳的余辉染红了天空,在遍地芦苇的草坪上,二来在夕阳下唱起了歌,感受生活中的小确幸。

父亲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晚霞。”

第二周顾颐带着二老去了威尔逊海角国家公园还有维多利亚州的邦巴拉,一路走走停停,看到了不同的风景,见识到了越来越多的“第一次”。

父亲变得开朗活泼起来,在公园休息的时候,

还和母亲玩起了“自拍”。

也学会了年轻人才会的“摆拍”,父亲喜欢多走多看,多走边笑。以前在国内,奔波于各大医院之间,过重的心理压力让他整个人虚弱无比。但现在他的心境变了,轻松的氛围让他把烦恼尽抛脑后,完全变了一个人。

旅途期间正好碰上母亲生日,父亲甚至还给顾颐提想法,他说:“你妈以前一直想看人家演的戏,要不这次就去看一看吧。”

于是在母亲生日的这天,二老第一次看到了宽屏巨幕电影。

当得知父母结婚50周年在即时,顾颐非常激动,他要为二老准备一个“前所未有”的金婚典礼,于是他蹦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跳 伞 。

为了让二老能够很好的接受高空,他带二老坐了第一次直升机。下来时父亲说“也没多可怕,飞机很稳,就像在地上一下。”

他顺势追问父亲:

“还有很多第一次你想不想尝试一下?”

父亲开怀大笑道:

“有什么不敢的,你尽管安排,

我想体验更多第一次。”

于是在金婚周年庆这一天,

二老体验了一次特别的纪念仪式。

在登机前,父亲拿出提前准备的花,单膝而跪向说道:

“以前穷没给你一个像样的婚礼,

现在我们重新结一次婚。”

母亲笑着接过花:“我愿意,我希望我的老头子长命百岁。”

这对年过半百的夫妻,以跳伞的形式完成了自己结婚50周年的金婚典礼,这场难忘的活动,让二老体验到了生活的乐趣,重拾对生活的信心,他们“重生”了。

自那以后,父亲整个人变得开朗无比,愿意尝试更多事物,也愿意结交更多朋友。父亲开始穿花裤,穿情侣衫,在街上和行人问好。

还自学画画、吉他,整个人年轻了好几十岁,穿着短裤凉鞋,带着墨迹背着吉他,尽情享受生活。

有一次圣诞节看到一群大学生野营,

老爷子背着吉他就要为他们弹歌曲,

说这是给他们的圣诞礼物。

于是以为老爷子和一群大学生,就愉快的度过了一个下午,气氛别提有多好。

88天的旅行结束了,在墨尔本第一高楼里,二老挥手告别这座城市。这座让他回味无穷的城市,这座让他重获新生的城市。

二老在澳洲跑了一大圈,父亲反而胖了5斤,而且整个人精神了不少。也从一个闷闷不乐的老人变成了一个活泼爱笑的老爷爷。

而顾颐在这次旅行中拍摄了30万张照片,

整理后他给这组照片命名为《重生》

通过这些照片,

我们看到了一个原本半只脚已经

踏入坟墓的老人的重生。

03.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路,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故事中我们对老人的重生深感欣慰,同时也对澳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绝症老人,一场旅行,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一则数据说明原因,

在澳洲肿瘤病人五年存活率达81%。

而在我国,五年存活率仅为10%~30%。

在死亡癌症患者中,三分之一是被吓死的,

三分之一死于“过度治疗”。

澳洲医生一般不会建议:你去做化疗吧。

因为他们知道人体自有一套强大的自我修复系统,

最好的药物,其实是我们自己。

老爷子就是靠着好心情和信心,启动了人体自我修复系统。他不再对身体状况感到无奈与恐惧,而是开开心心去做一切他觉得有趣的事。

“每一天都充实的去过它。”谁也没料到,这趟最后的旅行,竟然会成为老爷子的“重生”之旅。

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这是一句多么凄寒的话。父母的一生,都在目送我们的背影,目送我们一次次渐行渐远。夕阳下,他们送别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

我们总觉得,等到自己赚够钱了,有的是机会孝顺父母,日子还长机会还有,但时光只是一眨眼,他们就老了。

趁着父母还没有老去,

带他们去看看这个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