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然災害面前,

人類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於渺小,

在我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

“世界末日”也許就此到來…

對人類進行着“最後的審判”…

在這個美麗而悠閑的國度,

呼吸着世界頂級新鮮的空氣,

欣賞着一望無際的蔚藍大海,

似乎怎樣也無法將這裡與“災難”一詞掛鈎。

然而近百年來,

無數次自然災害,

降臨在澳大利亞廣袤的國土上,

殺人熱浪,

血色風暴,

奪命冰雹…

人們一次又一次被絕望所支配!

氣象學家曾預言,不久的未來,澳大利亞各大主要城市,包括悉尼,墨爾本、布里斯班、黃金海岸的部分地區,將被海水淹沒…

而過去澳洲人民所經歷的種種,

這些絕望痛苦的回憶,

似乎也提醒各位:

那些致命的災難,

距離我們並不遙遠!!

1939年:殺人熱浪,奪去數百人生命!

迄今為止,1939年的熱浪,仍然是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許多地區最熱的記錄。

在全國各地,

有數百人被活活“熱死”,

失去了生命!

BOM氣候科學家Linden Ashcroft表示,雖然熱浪在澳大利亞夏季很常見,但1939年這一次,足以創下記錄。

“當新南威爾士州西部大部分地區經歷了兩年乾旱之後,當澳大利亞東部的高壓系統停滯不前時,都為熱氣團的產生創造了一切必備的條件。”

1939年的1月14日,

悉尼最高溫度達到45.3C

而位於西部的Richmond達到了47.8C

創造了最高溫度記錄!

這一年,在澳大利亞不同地區,

尤其是是新南威爾士州附近,

400多人死於熱浪…

似乎,1939年這個數字,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實在是過於遙遠。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英文媒體再一次發出了高溫警報:

今年,

澳大利亞的溫度會極度飆升!

又一個致命的炎熱夏天,即將到來!

這一次,澳洲人們再以此會想起,

被炎熱統治的恐懼!!

你準備好了嗎?

1999年:數十萬噸大冰雹從天而降!整個城市被砸得千瘡百孔…

1999年4月14日,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悉尼南部的Nowra地區正在醞釀著一起駭人的災難…

電閃雷鳴間,

似乎昭示着,

接下來要發生不得了的大事…

但是誰又能想到,

接下來即將發生的,

會是澳大利亞歷史上

代價最慘痛的自然災害?

整個城市都將千瘡百孔!

  • 130,000人受到影響
  • 22,000個受保護建築物受損
  • 63,000輛汽車受損,
  • 23架飛機和機庫受損!

一名在街上散步的男子,望着烏雲密布的天空,雲淡風輕地牽了牽身邊妻子的手:“不要害怕,親愛的,只是一場暴風雨罷了。”

誰會想到,

短短的幾個小時後,

巨大的冰雹將從天而降,

瘋狂地摧毀着人們的車子,房頂!

停在門外的私家車,

被這碩大的冰雹砸了個稀巴爛,

據當事人回憶:

“家中的玻璃彷彿被鐵鎚敲碎,

誰還敢出門?

怕是要把腦袋砸開花了…”

報告顯示,暴風雨期間,悉尼大約降落了500,000噸冰雹,甚至有些有足足11厘米大!!

據澳大利亞保險理事會稱,

保險損失高達17億澳元!

而且,這還是在遙遠的1999年,

據有關部門預計,

如果這樣的災情發生在今天,

將損失43億澳元還不止…

“走在路上,真是‘如履薄冰’!”

2009年:末日降臨,悉尼深陷“血色風暴”!

2009年9月23日,對於所有悉尼人來說,都是永生難忘的一天…

當他們睜開眼睛,目光瞥向窗外,那一瞬間,彷彿看到了末日降臨的景象!

整個城市被染成了

令人毛骨悚然的猩紅色…

“天啊,我以為我穿越到了火星!!”

人們驚聲尖叫,完全不知所措!有些虔誠的基督徒,甚至已經開始準備做最後的祈禱…

自20世紀40年代以來,悉尼都沒有經歷過如此罕見的天氣現象。這壯觀的一幕,卻讓許多氣象學家興奮不已…

“溫暖的氣溫和西風氣流結合,

描繪出這樣一幅末日之景…”

悉尼地標建築,

海港大橋,Luna Park,歌劇院,

都已淪陷!!

↓↓↓

當時的悉尼,能見度低得可怕,各家各戶得防火警報器此起彼伏地鳴叫着,整個城市籠罩在恐慌之中。

消防車幾乎繞遍了大街小巷,

去處理這些“受驚”的防火警報器…

不過幸運的是,

這場“血色風暴”,

似乎並沒有給悉尼的居民帶去疾病。

St Vincent醫院急診室的主任Gordian Fulde教授表示,居民並沒有因此患有呼吸道緊急疾病。

“經過研究,它和香煙的煙霧不同,是乾淨的灰塵,並不會對人體的呼吸道產生什麼嚴重的刺激。”

塵暴來自Cobar以西的地區,正好位於南澳大利亞和昆士蘭州的邊界,而該地區已經面臨了九年以上的乾旱狀況

強大的天氣系統,

在源區產生強風,

從而帶動灰塵…

雖然悉尼受該極端天氣影響最為嚴重,但是,該沙塵暴一直向凱恩斯方向移動,並最終到達新西蘭。

2015年:Kurnell龍捲風,風速達歷史最高!

2015年12月,

澳洲遭遇到本世紀以來,

最強的龍捲風,

肆虐了悉尼南部的Kurnell地區!

(圖片來源:網絡)

狂風暴雨,

電閃雷鳴統統都來了!

風速高達每小時213公里,

是新南威爾士州有史以來最高的風速。

Sutherland Shire市長Carmelo Pesce表示:

“簡直就像是電影里的世界末日…”

氣象局表示,

破壞性的強風席捲悉尼的南部海岸,

並下起了高爾夫球大小的冰雹!

並坦言道,

龍捲風,超級雷暴是相當危險的天氣災害!

二十五處房產遭到破壞!

上千所住宅的屋頂,

直接被整個掀翻!!

該災難的估計保險損失總額

超過2億澳元。

2016年:巨浪滔天,數百人流離失所,多人死亡…

2016年6月4日至6月6日,

整個澳大利亞,

都面臨著被淹沒的危險!

從昆士蘭一直延伸到塔斯馬尼亞州,破紀錄的降雨量引發了巨浪,迫使數百人離開家園,造成5人死亡。

在對陽光海岸和布里斯班造成巨大影響之前,低壓系統開始從昆士蘭中部的Clermont地區向南遷徙。

接下來,洪水淹沒了黃金海岸和新南威爾士州北部,最終到達悉尼的北部海灘,連著名海灘Collaroy和Coogee都沒能幸免於難!

面臨著八米高的巨浪,

住在海邊的居民不得不緊急疏散!

僅在新南威爾士州,SES就收到了超過11,000份的援助請求,並進行了310次洪水救援。

而6月5日,

也成為澳大利亞歷史上最潮濕的一天。

當時,風暴沿着該州海岸平均傾瀉73毫米,該指標通常與熱帶氣旋相關。

新南威爾士州惡劣天氣部門Simon Lewis表示,該狀況是由新西蘭一個巨大的高壓系統所導致的。

該高壓系統一直保持低位對抗海岸,然而它一路向下,攜帶了大量熱帶水分,導致了罕見的高降水量,最終,在塔斯馬尼亞東北部發生了相當嚴重的洪水!

Coogee的衝浪者俱樂部,

牆壁直接被衝出一個大洞來…

在Collaroy附近,海濱別墅的後院可謂是遭了殃,露天泳池更是被洪水沖得一乾二淨。

對於許多人來說,

這都是一個令他們永生難忘的景象。

小編從視頻中截了一個動圖,

從視頻中可以看出,

電線杆,傢具,

都被大水沖跑了…

而SES和警察們,

他們正忙着幫一家用戶

找被水沖走的水槽…

一名名叫Nick Carroll的本地人,早上起床後,他衝到海邊,便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除了夏威夷群島以外,

我從未見過如此巨浪!!

澳大利亞保險理事會表示,在新南威爾士州,昆士蘭州,維多利亞州和塔斯馬尼亞州多地,保險損失總額約為4.21億澳元。

2016年:罕見“風暴性哮喘”大爆發,2000餘人絕望求助!

據人民網報道,2016年,

澳大利亞爆發罕見“風暴性哮喘”!

一場雷暴天氣,

捲起大量花粉和粉塵,

導致許多人出現過敏癥狀,

甚至呼吸困難!

千萬不要小瞧了花粉顆粒

在潮濕的天氣條件下,

花粉顆粒吸收水分後分裂,

不僅會引起哮喘者發病,

還會被人體吸入肺部,

肺部過敏,甚至呼吸困難!

數十人因此接受治療,

疑似2名墨爾本居民因此喪命!

據報道,“風暴性哮喘”爆發之日,

醫院的電話幾乎被打爆了!

五個小時內,

接到2000多次居民求救,

整整是平時的七倍!

一時間,哮喘葯嚴重短缺,

醫院人滿為患,

醫療設施完全不夠分配,

甚至有市民在等待救護車

到來的時間裡死亡…

2017年:超強雷暴襲擊澳大利亞,現場如核彈爆炸

12月3日下午,澳大利亞史上最強的超級單體雷暴,侵襲昆士蘭州東南部!

現場猶如核彈爆炸,

畫面極其恐怖…

雷暴帶來的強風,引發了罕見陣風卷!該陣風寬度大約有400米,風數可達120千米/小時。

所向披靡的陣風卷,颳倒了大量的樹木,損壞了不少路標和大片農田,導致3.5萬戶家庭斷電。

風暴追逐者Jamie Nicol拍攝到了罕見的畫面:陣風卷快速移動,達農田裡塵土飛揚,場面甚為壯觀。

Jamie說:“規模如此之大、威力如此之強的陣風卷非常罕見。”


2018年:新州迎來50年以來最嚴峻乾旱!

2018年,新南威爾士州政府宣布,目前,新州進入了50年以來最乾旱的時期!!

澳洲氣象局近日發布一張圖片,揭示了目前澳洲炎熱乾旱的現狀。

氣候專家Sarah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幾個月以後的夏季,

澳洲可能會出現厄爾尼諾現象,

夏天氣溫急劇升高。” 

然而,在夏天到來之前,情況已經不容樂觀。

據基礎產業部門(DPI)統計,新州乾旱情況十分嚴峻,多地區受到強烈影響。上個月,新南威爾士州西部,西北部和中部的降雨量僅為10毫米。

從今年六月開始,澳洲農業和畜牧業正式進入了冰河期,新州正在經歷近116年來最嚴重的乾旱,昆州和南澳全都難以倖免。

由於嚴重缺水,地表植被大量死亡,貧瘠的土地再也無法為澳大利亞的牛羊提供的新鮮飼料…

於是,澳大利亞各地農場就出現了,這樣地獄般的畫面:

有的農民因為不忍心看着自己的牲畜受乾旱折磨,竟決定親手射殺1200隻自己養的羊!

一名新州卡車司機Graeme Burgess,

為了救活這些家畜的性命,

來往於南澳與新州之間,

運輸一批又一批的乾草…

可是,一個人的力量又實在是有限

操勞了無數個日日夜夜,

Graeme Burgess終不堪重負而倒下,

在他住院的這段時間裡,

因為缺少家畜的口糧,

農民們不得不親手殺掉那些牛羊…

一時間,可謂是生靈塗炭。

2100…澳大利亞或將不復存在,沉入海底!

熱浪,炎熱,乾旱,這僅僅是一個開始,而推倒了一個多米諾骨牌,更大的災難將接踵而至!!

根據美國海洋科學家研究表示,如果全球變暖的情況得不到控制,兩極冰層繼續融化下去,截止到2100年,海平面或將上升2米至2.7米

澳大利亞各大主要城市,包括悉尼,墨爾本、布里斯班、黃金海岸的部分地區,將被海水淹沒…

如果按照這個趨勢…到2100年,悉尼,布里斯班和霍巴特的機場,

也許會徹底沉沒!

Circular Quay,Wentworth Park,the Royal Botanic Gardens, Woolloomooloo 和 Rose Bay等等這些地方,也同樣面臨著沉入水底的風險。

到時候,悉尼可能會變成這樣!

↓↓↓

位於墨爾本的Albert Park,St Kilda 以及 Docklands

昆州的黃金海岸和 Port Douglas,以及西澳部分地區,

都無法幸免於難…

印象結語:

相比較大自然,

人類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於渺小,

天災面前,

我們束手無策,

只能絕望地迎接毀滅…

但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

就是盡自己的一分力,

愛護環境,

保護我們的家園!

拯救環境,

同時也是拯救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