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反移民总理上台,可能会削弱信心,并破坏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因为澳大利亚依靠人口扩张,使经济连续20多年躲过经济衰退。

经济学家表示,领导权竞争也可能蔓延到住房市场并动摇利率预期,危害到市场对2019年加息的信心。

Jamieson Coote Bonds的债券基金经理杰米森(Charlie Jamieson)表示,“很明显,澳大利亚已经26年没出现过经济衰退,人口增长一直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很多发展都是基于人口增长,特别是在东部地区。”

“澳大利亚所面临的问题是,因为人口增长如此健康,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低于日本,显然也远低于大多数欧洲国家和美国。这当然会让我们在未来更容易遭受经济衰退。”

澳盛银行(ANZ)的艾美特(Felicity Emmett)说,政治“动荡”的真实经济影响可能导致商业和家庭信心疲软。商业投资的复甦一直是储行乐观相信它可以“在某个时刻”开始利率正常化的一个动力。

“对前景的不确定性可能意味着企业推迟雇用员工和投资的决定。这可能意味着减少就业,”她说,“如果经济因信心恶化而放缓,表示澳储行不会向预期的那么快开始加息,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经济疲软会导致利率下降。”

未来的政策曲折

西太银行(Westpac)首席经济学家比尔埃文斯推测,到2019年,选举风险将削弱房地产市场的信心。

如果达顿在后续挑战中成功,“如果入境人数下降,移民就可能成为影响经济的最大因素,”联邦银行(CBA)的艾尔德(Gareth Aird)谈到了未来的政策曲折。

目前,该国的移民配额较高,如果降低,对住房的需求将减少,劳动力供应减少,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减少。他表示,潜在的经济增长率可能会下降,尽管对失业率的影响可能很小。

“明显的影响来自房地产市场。需求将会减少,”艾尔德先生说,这可能会使基础设施投资面临风险。

“无论如何,工党可以扭转任何政策”,如果政府发生变化,就得重新猜测大选时间。

Amplifying Global FX Capital的美国投资组合经理吉布斯(Greg Gibbs)表示,政治动荡“肯定不会让你想买入澳元。”他认为澳币可能进一步下跌。

对于Capital Economics的戴尔斯(Paul Dales)来说,一个关键问题是总理可能换人,是否能为工党提供更好的当选机会。“如果工党真的上台,那将改变经济前景。税收制度将不那么有利,房市肯定也会首当其冲。”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