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8月23日报道,中国电信运营商华为周四表示,澳大利亚已经禁止华为为其计划的5G宽带网络提供设备。

报道截图

华为在澳大利亚的分支机构在推特上表示,这对消费者而来是个“非常令人失望的结果”。根据华为的推特,此次被澳大利亚禁止提供5G网络设备的还有中兴公司。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和第三大智能手机供应商,华为曾承诺,堪培拉可以完全监督5G网络设备,包括基站、塔和无线传输设备。

近几个月,华为和中国公司能否参与澳大利亚5G网络引起争议。

随着华为被美国列为威胁国家安全的供应商后,美国的盟友澳大利亚国内也传出类似担忧。今年6月,华为向澳大利亚政府发出公开信,反驳安全疑虑指控。

不过,澳媒体称,澳大利亚议会已经在考虑是否允许华为参与澳5G网络建设。

几天前,又有外媒称,澳大利亚政府可能将重新考虑与华为的合作关系,或将允许华为参与5G竞标,但要限制技术类型,即竞购5G网络中不敏感的部分。

《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上个月援引华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企业公共事务总监杰里米·米切尔(Jeremy Mitchell)的话称,禁止华为成为澳大利亚电信基础设施的供应商将是“荒谬的”,此举将“摧毁”整个行业。

米切尔表示,“我想这个想法——‘禁止华为,就能保证澳大利亚5G网络是安全的’是荒谬的,因为这并非一个供应商,甚至不是一个国家。”

米切尔指出,诺基亚作为主要供应商参与了国家宽带网络,并指出NBN的设备是“在上海的一家工厂生产的,由中国政府拥有”。诺基亚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中拥有控股权,而爱立信等其他主要电信供应商也在中国设有工厂。

“因此,从供应链来看,中国已被纳入其中。无论有没有华为,澳大利亚的5G网络都将在中国制造,“他说。

米切尔称,对于减轻风险,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实际上禁止华为,美国和澳大利亚。“你禁止这个国家最大的无线网络供应商,我不在乎它是否是华为,但如果剔除了诺基亚或爱立信……这会对行业有什么影响呢?将彻底毁灭它。”

分析师也指出,澳大利亚移动运营商Optus、沃达丰和TPG都对华为的设备感兴趣。这些运营商及更广泛的经济体,如果被迫放弃华为,则不得不支付更多的资金用于部署下一代基础设施,从而造成额外的成本预算。

华尔街日报曾称,若把华为“踢出”5G建设,将令澳大利亚成为美国盟友中采取最广泛措施以国家安全担忧为由阻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的国家。如今,澳大利亚真真坐实了美国“打手”的身份。

“政府没有发现能够充分降低风险的技术安全控制措施。”

虽然华为和中兴通讯(ZTE)没有在这份声明中被直接点名,但政府已向澳大利亚的电信公司明确表示,涉及华为和中兴通讯这类集团,“可能会对造成承运商未能充分保护5G网络免受未经授权的访问或干扰的风险”。

“尽管我们受到当前安全控制措施的尽可能保护,但新的网络的复杂程度越来越高,这将使这些现有的保护措施在5G中失效。”

声明指出,“在涉及第三方供应商参与5G网络,包括将网络向成熟的5G网络的演变中,政府期望TSSR (电信行业安全改革)的责任得以应用。”

这一指令基本上排除了华为和中兴通讯的参与,这两家企业都受到中国国家安全法的制约,可能会被用来迫使供应商按照他们的国家安全指令行事。

与此同时,有消息称如果Peter Dutton 挑战自由党领袖成功,他的政府也将阻止李嘉诚家族旗下企业,香港长江基建为首的集团以130亿澳元的价码,收购澳大利亚最大天然气管道公司APA集团的竞标。

如收购成功,长江基建将控制全国大多数的大型天然气管道。该交易现在取决于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和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批准。一些联盟党议员和国家安全专家一直对这项交易发出警告,但最终决定将有财长Scott Morrison做出。

在Dutton第一次挑战自由党领导权未果后辞职的前国际发展部长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参议员被问及Dutton如果执政对于中国对关键基础设施的外国投资的态度是什么, “最终,这需要考虑国家利益并考虑到国家安全问题,”她说。

“我们肯定会有一个更明确的立场,更符合我认为的澳大利亚社区的普遍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