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得死蜘蛛,斗得过袋鼠,要是问起生活在澳洲最怕什么?

异口同声的回答肯定是——看病。

因为,在澳洲看病,不仅看病慢、收费贵,而且不开药,医生不作为,候诊时间还巨长。

大家说起曾经在澳洲看病的经历,都是一腔眼泪啊!

而这几天,身在澳洲的小伙伴又一次遭到了严重暴击,原因是马云爸爸的一项重大举措——

就在近日,马云爸爸一举打通杭州城内上百家的药房,实现二十四小时送药服务。

这意味着,杭州的市民们从此告别了曾经“三更半夜生病时家里没有药,楼下药房半夜不开门买不到药”的痛苦日子了。

因为现在,用户只需打开手机淘宝,搜索关键词“急用药”,甚至直接输入症状,便可在线购买近百种针对头疼脑热,跌打损伤等常见突发伤病的家庭常用药品。

而无论你身在何地,无论现在几点,都能把药快速送达。

马爸爸还作出了“白天30分钟内送达,夜晚1小时内送达,全天24小时配送,超时必赔”的承诺。

不仅如此,马云还联手酒店,以接力的方式,突破送药“最后100米”。就算是入住君庭、如家酒店的用户,也可以享受前台提供的代收药代送药服务,免却了住客生病还要下楼取药的麻烦。

而且,你还可以直接与医生对话,只要把你的症状描述一下,把你的年龄、性别等信息发送过去,系统将自动匹配免费医生,30秒必回复。

也就是说,马云爸爸把杭州一百多家线下药房、数千名覆盖全科室的医生全部放到了大家的手机里,看病一下子变得无比简单快捷!

手机就诊,自动配医配药

果然马爸爸还是马爸爸啊!

马云爸爸还把芝麻信用分和医院结合起来,实现先看病再给钱。这些都是中国医院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实质改变!

以后,无需就诊的小病,只要拿起手机下单应急药,白天30分钟送达,晚上1小时送达,24小时随时待命!

需要就诊的,自动定位到最适合自己病情的医院,根据距离远近、医院好评差评选择,用信用分先治病再给钱。

患者可以首先用支付宝挂号预约,不用排队,就诊时间缩短了一半以上;计算好时间了再用支付宝打车去医院;

看完病可以用支付宝缴费,在支付宝上买药、查报告;如果需要住院时还可以用支付宝点外卖……

看到这里,身在澳洲的小伙伴们是不是早哭晕在厕所了?

反观在澳洲看病,

实在太!扎!心!了!

看病实在太慢!

别说国内支付宝预约挂号,不用排队;在澳洲,今天挂号能在今天看上病就已经很不错了。

说候诊俩礼拜, 看病两分钟,那还真是毫不夸张。

因此很多人甚至高烧不退还抱着床柱子惨叫:我宁愿死在家里都不要去医院!

据澳洲卫生福利研究所(AIHW)最新发布调查报告显示,全澳约71万人在公立医院看病时被列入“等待名单”,过半病人表示等待时间为37天…

而其中塔州等待时间最长,约为72天,

其次就是咱大新州了,平均55天,

南澳的平均等待时间为40天,

维州表示有所缩短,但依旧要30天,

昆州最短,为29天。

之前悉尼一妹子Chloe Elizabeth Wilson被全科医生诊断疑似患上阑尾炎,随母亲赶到Blacktown医院治疗,结果却痛苦等待了7个小时…

天啊,7个小时啊,真是想想都觉得疼…

矮大紧高晓松老师就曾在节目里吐槽过国外的医疗体系:急诊都要等五六个小时!

这要放在大天朝,这医院直接拿炸药包给炸了吧!

而且不给打针不给开药,

就算开了药也没地儿买去…

医疗费用昂贵!
想当年,孙杨就曾吐槽过这一点:验个血将近600刀就没了!

但是有人觉得,贵是因为化验用的技术先进,平时看普通的病,肯定花不了那么多。

这么想的你,应该看看下面几个例子:

  • M先生,因肠胃不适去看医生,总花费:155刀咨询费+80刀直肠检查费+10刀药费+580刀检查费医生费+600刀住院费(两个小时)
  • L小姐,拔了4个智齿,牙医给她的报价是3500刀
  • 留学生小W,中暑晕倒,周围人叫了救护车,800多刀

医生不开药不作为

除了看病贵,在澳洲,医生是很抵触给病人开药的,尤其是感冒,他们希望病人通过自身免疫系统杀死病菌。

@Swagger_Ni:姨妈痛得要死了让我吃冰淇淋缓解一下,菊花痛得流血了用冰敷敷就好了,感冒发烧流鼻涕,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别出来瞎折腾。

@IvyDen:我说失眠,GP说什么都不给药,最后给了我个网站,让我听催眠曲。

@李港晨啊:我朋友头疼去看gp,gp和她聊了一个小时,最后给她打印了一些建议和知识,让她走人了。

@暮蝉晚鸣_四年之约:我耳鸣耳朵疼一只耳朵听不见声音,去看医生,他让我用橄榄油滴一滴。

再比如15年12月,李冰冰在澳洲连续高烧16天无法行走,澳洲医生竟一直不给用药!直到回国,诊断出化脓性扁桃体发炎,大剂量抗生素使用过后病情才转为稳定。

原来,澳洲医生虽然接受的是顶级的教育,但临床经验并不丰富,在处理病情时非常保守,害怕担责,很多华人朋友都曾抱怨“无论什么情况都开Panadol了事”。

澳洲医疗依旧可圈可点

看了这么多,难道澳洲医疗就一无是处了吗?当然不!

虽然在澳洲看病这件事有不少硬伤,但不可否认的是,澳洲医学界一直致力于不断挑战各种人类不治之症,不断取得重大突破。

像是,

困扰全世界3.55亿人的骨关节炎,如今澳洲科学家找到了可以完全治愈的特效药。

澳洲已经研究出一种新型药物,在最新的临床测试中对50%的皮肤癌晚期患者的肿瘤有治愈作用。

澳大利亚维州医疗研究院研发出了不需化疗即可让癌细胞停止增殖和蔓延的药物!

这样的振奋人心的例子太多了,就不一一而足。

而且,

像在国内卖出天价的”九价HPV疫苗“,澳洲却是全世界第一个免费向国民提供HPV疫苗接种的国家。

之前刷屏的《我不是药神》里,抗癌药格列卫在中国2002年售价2.4万元,在澳洲的公民仅192元即可买到。

自从2013年联盟党开始执政以来,澳洲政府已经将约75亿澳元的药物纳入了PBS之中,让众多治疗癌症和重大疾病的天价药物变成了人人买得起的平价药。

如治疗糖尿病药物Exanatide,治疗宫颈癌的治疗药物Avastin,用于应对甲状腺癌的药物Lenvima,以及精神病药物REXULTI等等。

当然,在解决“天价药”这个问题上,中国也在进步。但在降低药品价格、为百姓谋福利方面,澳洲走在了世界的前沿。

我们也相信,未来,无论是澳洲还是中国,都会在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上有更大的进步,造福更多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