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年前,第一个中国人踏上澳洲,从此这片土地,便有了华人的血汗。

200年前,华人在这个国家被称为“二等公民”,他们只能默默忍受,苦苦耕耘。

200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华人奋力拼搏,用血和泪浇灌这片土地,才终于在这里扎根。

如今,这里生活着的120万华人已经是澳洲的一部分,为澳洲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可是直到今天,华人通向澳洲主流社会的道路,依然充满了荆棘……

1. 澳洲人眼里的中国商人:眼里没有家庭,只有钱

在澳洲人眼里,中国商人根本没有家庭观念。

中国商人一周工作6、7天,每天起早贪黑,随时随地回复邮件和信息,连公共假期都不休息,根本没有时间和家人呆在一起。

在澳洲人眼里,中国人的拼搏是重视钱而不看重家庭的表现。他们说,中国商人是金钱的机器。

而一个没有感情的金钱机器,很多澳洲人是打心眼里瞧不起的。

但是中国商人却无法向他们解释中国人顾家的方式。

对很多中国商人来说,家庭是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每年春节,即使是离家千里万里,即使是要忍受十几甚至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火车,中国人也要赶在大年三十回家,吃一顿团圆饭。

很多华人不惜背井离乡来到澳洲经商,也是为了给父母更好的环境安度晚年,为了给子女更好的机会接受教育,让他们在将来生活的更好。

累了,倦了的时候,只要看一眼他们的照片,打开和他们聊天的微信,他们就重新找回了动力和希望,就觉得再苦再累,再多的委屈,一切都是值得的。

没有相互尊重,就没有互信。很多澳洲人对中国商人的误解和偏见,让中国商人在澳洲经商的道路,难上加难。

2.  “大环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 

很多中国商人在澳洲经商,经常能感受到一种挥之不去的不安全感。而生意做得越是大,这种不安全感就越明显。

政治环境,就如同半空中悬着的一把利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掉落下来。

当中澳关系恶化的时候,中国商人从报关、融资到投标、销售都有可能受到影响。

从去年开始,中澳关系的突然恶化让一些中国企业四处碰壁。

《反外国干涉法》的出台,让澳洲政客们一时之间不敢与中国商人交从过密,对华为这样的通讯企业更是处处限制,让一大批华商的处境十分艰难。

不少商人都觉得被主流商业社会“排斥了”。而寒冬什么时候会过去,谁也说不准。

而中国商人想要寻求政策的改变,却陷入了一个悖论。一方面,只有去游说政客才能寻求政策的改变。

可是另一方面,中国商人试图游说澳洲政府的行为,可能会让澳洲政府更觉得国家安全“受到了威胁”,继续出台更严厉的限制。

于是,大多数中国商人只好无奈地等待着,期望中澳关系早日破冰。

但即使是这个寒冬过去了,谁都不知道,下一个寒冬会不会突然到来……

 3. “觉得自己不会做生意了”

 很多在澳洲经商多年的华人,都在国内积攒了很多做生意的经验。

但是等到他们到澳洲的时候才发现,在国内的很多经验,不仅经常没有效,还有可能适得其反。

很多商人发现,澳洲的商业文化和中国的商业文化完全不一样。

在中国,很多生意是在饭桌、酒桌上谈成的,而澳洲很多生意是在高尔夫球场、网球场上、会议室里敲定的。

在中国,和商业伙伴增进友谊的方式可能是唱歌、按摩、足疗,在澳洲,却有可能是家庭聚会、生日Party或者是自家花园里的barbecue。

初来乍到,很多商人对社交礼仪不熟悉,对澳洲人的习惯不了解,有时就会被认为是“失礼”。这样再去谈生意,效果可想而知。

一些中国商人和政客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甚至跟一些政客私交很好。

但是他们很快发现,这些结交官员“没有用”,觉得怎么样努力,这层“关系”似乎总也“打不通”。

政客们捉摸不定的态度也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以前在国内的经验也完全用不上。

面对种种文化上的差异,在澳洲经商的很多华人,一时之间都觉得自己“不会做生意了”。

于是很多商人都更喜欢做华人的生意,觉得做起来得心应手。

但是目标市场变小了,竞争却也加大了,于是大浪淘沙,很多企业仅仅只能维持生存而已,再难做大做强。

华人在澳洲做生意,真的很难……

中国商人在澳洲的经商之路,充满了艰难。 但即使这条路充满艰难险阻,中国商人还在努力着; 即使融入澳洲困境重重,中国商人还在摸索着;他们相信,总有一天,中国商人可以融入澳洲社会;中国企业,可以在这片土地上,遍地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