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内阁成员逼宫,谭保被迫辞职(图源:VCG)

当地时间8月24日,澳大利亚总理谭保在党团会议投票中以40-45失利,失去党魁职务并辞任总理。而澳大利亚财政部长莫里森在自由党党魁选举投票中胜出。

2007年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结束连任11年的总理生涯后,澳大利亚政坛进入内阁频繁更迭期。莫里森(Scott Morrison)是过去10年澳大利亚第6名总理,期内没有一名总理能完成3年任期。

澳大利亚总理缘何频繁更换?

刚刚败北的谭保批评少数人士与国会外的势力勾结,发动党内斗争,欺凌和恐吓其他党员,行径疯狂。而事实上这只是澳大利亚政坛乱象的一角,反叛、逼宫、串联,种种政治斗争的戏剧性过程都正在澳大利亚上演。

谭保(Malcolm Turnbull)下台之前四天曾遭遇两度逼宫,8月21日的自由党党内会议上,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挑战谭保的党魁职务,虽然达顿以35比48的票数落败,但至少还有9名部长提出辞呈,包括卫生部长与贸易部长,达顿看到了自己战胜谭保的希望,当即决定拉拢更多支持者筹备第二场逼宫行动。

随着8月23日原先支持谭保的金融部长科尔曼(Mathias Cormann)、通信部长菲尔德(Mitch Fifield)和就业部长卡什(Michaelia Cash)等三位资深部长宣布辞职,谭保大势已去。此时加入竞逐党魁的人选已经不只有达顿,还有财政部长莫里森和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在8月24日的第二次党团会议上,谭保辞职,达顿与莫里森、毕晓普角逐党魁。

毕晓普在首轮投票中被淘汰,莫里森以45-40胜出当选自由党党魁。 谭保领导的以自由党为主的执政联盟已在民调中连续38次落后工党,他受到党内的质疑无可厚非,不过率先挑战谭保的达顿却输给了莫里森,可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从整个更迭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挑战现任党首、拉拢支持者都是公开进行,也就是说不存在所谓的妄议中央、拉帮结派、另立山头之嫌。

为什么澳大利亚不断出现挑战现任党首的情况?为什么党首选举至关重要?换党首和换总理之间存在什么关系?频频更迭领导人对澳大利亚意味着什么?

屡屡在对华关系上口出狂言的谭保没能保住总理职位(图源:Reuters)

熟悉西方政治的人们大多了解,澳大利亚等英联邦成员国在政治上沿用威斯敏斯特体系,也就是议会民主制。议会是国家权力的中心。通常意义上的普通民众投票选举是议会选举,选议员。总理由议会中的多数党党首担任,党派的党首则是由党内投票决定,也就是说,执政党换党首就是换总理。想要登上最高决策层选议员、选党首是必经的流程。

如果执政党的议员觉得党魁有严重的领导错误,可以要求党魁虚位。具体程序是,一位党内议员提出动议,第二位党员背书,就能启动表决程序。过半数同意,就可以废除总理了。传统政治认为,换党首是解决党内纷争的制度设计,具有政治纠错的现实功能。

问题在于,频频竞逐党首的人并不见得是政治责任感爆棚要为民请命,所选之人更不见得就是民心所向。根据8月1日的民调,自由党选民51%支持谭保,7%支持达顿,仅得2%人支持莫理森,在民众当中支持率并不高的莫里森却当选了新的总理。这不是很讽刺吗?

当换人成了解决民众同政府分歧的手段时,党首就成了为政治错误埋单的牺牲品,这并不解决问题。在这一点上,澳大利亚总理频繁更迭和日本在首相频繁更迭如出一辙。

而和日本不同的是,澳大利亚换党首过于容易。日本政党党首选举不是国会议员表决就可以更换的。以9月的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为例,选举管理委员会需要提前制定选举规则。参众两院的议员投票是重要的,地方党员的支持也很关键。

澳大利亚政党政治中,临时换帅的初衷是为了尽快弥合执政党同民众的关系,而最终,换帅上位成了目的而非手段。

那些争取了大多数人支持的党员随时可以发动换党首程序,更多时候民众的不满成了借口,启动表决程序甚至成了测验自身支持度的平台,有望成功则会继续逼宫。

这样一来,拉帮结派成为各路人马争取上位的手段,一切机会哪怕是不利于本党团结的机会都被利用。

政坛频频地震,总理十年六换,澳大利亚长期不能形成稳定的政治循环周期,根本原因是民众对执政者不满。长期多年选不出能够正常执政的总理,说明选总理的机制有问题,太多不符合民众期待的人拼命挤进了总理跑道,最终不得不离去。

而过长的政治折腾周期则加大了国家治理的成本。掌权者的频繁更换不仅影响国家的长远规划发展,也不利于凝聚民众对国家的信心。由此看来,运行了上百年的民主体制并不见得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