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培拉,“民主世界的政變之都”,絕非浪得虛名。周五,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因黨內大量不信任票下台,前財長斯科特·莫里森成為十年來的第六任總理。

十年第六個,悉尼杜莎夫人蠟像館聞訊氣到停工,表示特恩布爾未完成的蠟像他們不做了,還要考慮是否值得繼續給澳大利亞總理們做蠟像。

這十年,澳洲的總理沒少換,長進卻沒這麼多——六年前,澳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華為競標國家寬帶網絡部署(NBN)的合同;23日,澳大利亞又以同樣的理由,禁止華為參加其國家5G建設。

背後的原因,華為澳大利亞董事會主席John Lord一語道破:“這不是因為我們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我們是一家中國企業。”

技術

談政治之前,先談點技術。在華為這事上,技術才是討論的基礎。

移動通信網絡技術中有兩個基礎概念,一是核心網(Core Network, CN),一是無線電接入網(Radio Access Network, RAN)。核心網的主要作用是作為承載網絡提供到外部網絡的接口,而無線電接入網則是負責提供設備(手機、電腦等)與核心網之間的通信連接。

換句話說,對於國家區域而言,核心網主要對外,像橋頭堡;無線電接入網主要對內,像搬運工。這兩者是分離的。

5G是什麼?是4G之後的下一代移動通信網絡技術,會讓人類社會數字化的程度大大提高。但5G和4G在整個網絡架構上沒有任何區別,核心網和接入網之間的關係也和4G完全一樣。而且,由於引入了更強的加密算法、隱私保護與鑒權機制,其安全性實際上比4G更強。

5G的核心網是由國際標準組織3GPP(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定義的;此外,作為4G技術的演進,5G遵循3GPP的標準,在3GPP標準定義的架構下,5G的無線電接入網不感知業務、不涉及DPI,也不碰管道數據。

也就是說,無論哪家“搬運工”,其實都不知道自己搬的箱子里裝了什麼。而華為從4G時代開始在澳大利亞提供的,正是這非核心部分。

曾是澳大利亞海軍少將的John Lord在6月份的記者會上也表示:“華為澳大利亞會將澳大利亞數據保存在本土。我們要做的就是確保澳大利亞的數據安全,沒有理由將數據傳回中國。”

作為澳大利亞最大的4G網絡技術供應商,華為4G沒有被澳大利亞政府認為是安全隱患,在過去的15年里也沒有出過一次威脅其國家安全的事件。

那麼問題來了:面對與4G有着同樣網絡框架的5G,澳政府是從哪裡找出了“罪名”?

“原罪”

先說答案。華為身上背負的“原罪”,不是技術,不是中國企業,而是意識形態偏見。

澳大利亞政府的官方聲明講得再明確不過——

23日,在其通訊部長和代理內政部長的聯合發布的《致澳大利亞運營商的5G安全指南》中,有這麼一句話:“政府認為有與澳大利亞法律衝突、受外國政府法律程序之外指令的的供應商參與5G相關建設,會讓澳運營商無法充分保護5G網絡不受未授權接入和干涉。”

  聲明原文

這句看起來沒有指名道姓的話,就偏偏繞過了同為外國公司的另兩大5G通信設備巨頭諾基亞和愛立信,直接作用在華為身上

 

華為澳洲的聲明:“華為與中興都被禁止向澳大利亞提供5G技術”

“這對於消費者來說是個失望至極的結果”

不僅如此,據澳洲媒體的政府信源透露,在做出最終決定前,澳大利亞政府希望澳情報機構能夠對華為採取強硬立場,並且發布一個可以禁止華為的建議報告。

無論這份報告的內容是什麼,已經預設結果的調查,可信度與可笑度成反比。

政治

殷鑒不遠,如今的澳大利亞,像極了50年代被麥肯錫主義籠罩的美國。

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評價:“中國在如今的堪培拉是一個特別敏感的話題,任何人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支持一個中國知名企業,等同於政治自殺。”此前的“中國留學生間諜論”、“議員接受中國贊助論”等等,盤踞在澳洲的“中國威脅論”始終陰霾不散。

在這個大背景下,無論是剛下台的溫和右派特恩布爾、還是沒上台就在昨日以代理內政部長身份發表5G安全指南的保守派莫里森,以及左派工黨議員們,都無一例外對華採取強硬立場。甚至工黨籍眾議員Michael Dandy還造了這麼個謠,仿若一切都發生在此公眼皮底下:“華為和中興在高層都必須向中國共產黨彙報。”

澳大利亞明年就要迎來大選,士氣低迷、黨團混亂的執政黨自由黨和想要上位的在野黨工黨,都不想放過“中國威脅論”這個議題。

政客一方面製造敵視與恐慌,一方面又被敵視與恐慌所裹挾。左右都是選票罷了。

利益

顯然,澳大利亞政府已經把真正的國家利益拋在腦後,轉而投向了“國家身份”(national identity)挂帥的建構主義邏輯。

這個邏輯簡單來說就是,誰和他們背景出身一樣,他們就和誰玩兒。這聽起來像孩童過家家,卻又與過家家有着本質區別。區別就是,這麼任性一定會損害澳大利亞真正的利益。

畢竟,在缺乏競爭的市場,最終要由澳洲企業和消費者負擔最終的成本。尤其是,趕出去的還是華為這樣放眼全球都很難被替代的優質服務提供商。沃達豐(Vodafone)駐澳首席戰略官已經站出來,指責政府的決定給企業發展帶來不確定性,“這個決定會從根本上破壞澳大利亞5G建設的未來”。

 

23日,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國政府一貫鼓勵中國企業在遵守國際規則和當地法律基礎上開展對外經濟合作。中澳企業合作的本質是互利雙贏的。澳方應該為兩國企業合作提供便利,這不僅符合中國企業利益,也符合澳大利亞企業和消費者利益。”

這話並非說說而已。中國自己在5G建設上的態度,一直是開放與共贏。比如,諾基亞和愛立信都參與了中國的5G項目。今年4月,諾基亞贏得了中國5G移動網絡建設的一個大合同,將與中國移動共同建設13張城市地鐵網和2張省級骨幹網。

是中國政府不關心安全問題嗎?不是的。是因為這裡面根本沒有安全問題。

所以,澳洲不能接受來自中國的通信設備製造商,其實有點像美國可以忍受英國有200顆原子彈頭,而不能忍受伊朗有一顆一樣。真正的理由,都擺不到檯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