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上周五的国会大厦党团会议一样,周末期间拍卖会市场的紧张程度堪称刀光剑影。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发现,西悉尼郊区Guildford、Merrylands、Lidcombe和Wentworth Point,仲介和卖家像放牧一样面对着一大群买家,你还没说完“房价”这两个字,拍卖槌就已经敲了下来。   

另一方面,没有竞标者的仲介只能迅速开始追忆往昔繁荣时取得的成就,以淡化眼前的惨淡局面。

但是,随着市场继续向新“常态”发展,悉尼和墨尔本仍有一些参与率和销售成果均十分良好的交易,亦即那些营销方式对头的优质房屋,而那些既不吸引人也没有做好营销工作的房子则恰恰相反。

根据Domain的数据,上周末悉尼和墨尔本的初步拍卖清盘率略高于57%。Corelogic表示,过去一周,悉尼表现较好,为59.1%,而墨尔本表现较弱,为58.6%。

随着春季越来越近,拍卖总数从前一周的1684套房屋上升至1909套,但仍低于去年的2270套。

虽然许多代理商表示,比较冷淡的市场行情只是冬天的平静,但Corelogic表示,冬季拍卖数量比去年低约20%,“突显出房地产市场疲软导致卖家信心大幅减弱”。

从西悉尼Wentworth Point公寓城的16 Baywater Drive一套两居室的单元房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它已上市近一年,其要价在此期间下降了约12%。

公开记录显示去年10月它的要价为73万元,周六一名注册投标人出价64.5万元流拍,它的新要价为67.5万元。

在另外两场拍卖会上——位于Guildford区James Street的一套无人居住的三居室未翻新独立屋,以及Lidcombe区John Street新近落成的公寓楼The Skypoint的一套四居室双层屋顶公寓——《澳洲金融评论报》的记者都是唯一的参与者。

负责营销Skypoint顶层公寓的仲介称,其要价120万元,有320平方米的空间和六个停车位。120万,相当于每平米3750元,远远低于其他每平米在1.2万到1.5万元之间的内城公寓。

该单元的最新销售数据显示,开发商6月才刚以616.5万元的价格将其出售给投资者。

当被问及为什么投资者会想以如此亏本的价格出售它时,仲介表示最好去问业主本人,但很可能他们“需要资金”。

然而,在Lidcombe的Frampton Street,一栋破旧的房屋售价100万,只因它拥有595平方米的土地。

买家很清楚自己占了上风,有邻居无意中听到一名买家说,“这不贵,前阵子有套房子,也有这么大一片地,要卖140万呢”。

“哇,我们真的来到买方市场了。”那名买家说。

在墨尔本,买方代理Morrell and Koren的布鲁姆(Emma Bloom)表示,仲介正在转向“不太透明”的私人协议销售流程,以“保护房屋价值”。

“现在要么没有投标人,要么只有一个投标人。”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