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上周五的國會大廈黨團會議一樣,周末期間拍賣會市場的緊張程度堪稱刀光劍影。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發現,西悉尼郊區Guildford、Merrylands、Lidcombe和Wentworth Point,仲介和賣家像放牧一樣面對着一大群買家,你還沒說完“房價”這兩個字,拍賣槌就已經敲了下來。   

另一方面,沒有競標者的仲介只能迅速開始追憶往昔繁榮時取得的成就,以淡化眼前的慘淡局面。

但是,隨着市場繼續向新“常態”發展,悉尼和墨爾本仍有一些參與率和銷售成果均十分良好的交易,亦即那些營銷方式對頭的優質房屋,而那些既不吸引人也沒有做好營銷工作的房子則恰恰相反。

根據Domain的數據,上周末悉尼和墨爾本的初步拍賣清盤率略高於57%。Corelogic表示,過去一周,悉尼表現較好,為59.1%,而墨爾本表現較弱,為58.6%。

隨着春季越來越近,拍賣總數從前一周的1684套房屋上升至1909套,但仍低於去年的2270套。

雖然許多代理商表示,比較冷淡的市場行情只是冬天的平靜,但Corelogic表示,冬季拍賣數量比去年低約20%,“突顯出房地產市場疲軟導致賣家信心大幅減弱”。

從西悉尼Wentworth Point公寓城的16 Baywater Drive一套兩居室的單元房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它已上市近一年,其要價在此期間下降了約12%。

公開記錄顯示去年10月它的要價為73萬元,周六一名註冊投標人出價64.5萬元流拍,它的新要價為67.5萬元。

在另外兩場拍賣會上——位於Guildford區James Street的一套無人居住的三居室未翻新獨立屋,以及Lidcombe區John Street新近落成的公寓樓The Skypoint的一套四居室雙層屋頂公寓——《澳洲金融評論報》的記者都是唯一的參與者。

負責營銷Skypoint頂層公寓的仲介稱,其要價120萬元,有320平方米的空間和六個停車位。120萬,相當於每平米3750元,遠遠低於其他每平米在1.2萬到1.5萬元之間的內城公寓。

該單元的最新銷售數據顯示,開發商6月才剛以616.5萬元的價格將其出售給投資者。

當被問及為什麼投資者會想以如此虧本的價格出售它時,仲介表示最好去問業主本人,但很可能他們“需要資金”。

然而,在Lidcombe的Frampton Street,一棟破舊的房屋售價100萬,只因它擁有595平方米的土地。

買家很清楚自己佔了上風,有鄰居無意中聽到一名買家說,“這不貴,前陣子有套房子,也有這麼大一片地,要賣140萬呢”。

“哇,我們真的來到買方市場了。”那名買家說。

在墨爾本,買方代理Morrell and Koren的布魯姆(Emma Bloom)表示,仲介正在轉向“不太透明”的私人協議銷售流程,以“保護房屋價值”。

“現在要麼沒有投標人,要麼只有一個投標人。”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