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半的房主现在被房贷束缚着,因为被皇家银行调查委员会吓怕了的银行现在大幅收紧了贷款规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再融资的拒绝率飙升了1250%。

贷款规模也被削减了30%,害惨了许多财务紧张的客户,其中包括一些因“周期性”加息而陷入困境的客户。

买房者也受到信贷紧缩的打击,对房地产市场产生了巨大影响。

专家说,这种紧缩源于银行评估借款人的两项重大转变。

根据澳大利亚最顶尖的银行也分析机构瑞银(UBS)的数据,借款人的开销估算已被大幅上调——现在普通家庭的最低支出估算比从前高出三分之一。

除此之外,借款人还必须提供详细的开支清单。皇家调查委员会在3月份揭露了银行业审查借款人开销的标准非常宽松乃至违法之后,银行实施了新的测试,在某些情况下要求借款人提供每周、每两周、每月、每季度和每年花费在多达37个类别(包括酒饮、护发品、鞋子和宠物以及看医生)方面的详细开销数据。

领先的行业观察家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DFA)表示,四成家庭现在难以再融资。“这意味着你基本上就是现有房贷的囚徒,”DFA主管诺斯(Martin North)告诉澳大利亚新闻集团。

DFA——根据对52,000个家庭调查以及来自各种官方消息的数据得出的见解——估计7月份有31,000个家庭的再融资申请被拒绝,而去年8月只有23400个,增加了1248%。

“这令人难以置信,”比价服务Mozo的贷款专家乔夫凯夫斯基(Steve Jovcevski)说道,“居然有这么多人。”

乔夫凯夫斯基表示,寻求再融资的人最常见的动机是通过寻找更好的交易来节省资金。许多人感受到了压力,因为生活成本的上涨速度快于工资,而且只付息贷款或投资房贷款的利率上升了。

诺斯表示,这些家庭在寻求新协议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因为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存在以及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的打压,银行现在对“适当贷款的定义与六个月前不了同”。

从银行网站上的借款计算器就可以看出有多么不同。

“与一年前或一年半前相比,这些计算器现在显示的数字平均低了30%。”诺斯说。

对一些人来说,借贷能力的降低甚至更加严重。瑞银银行分析团队负责人摩特(Jon Mott)表示,对于税前收入为80,000元的家庭来说,可以从银行贷到的款子将减少42%;对于年收入15万的家庭,将减少34%。

Mozo的乔夫凯夫斯基举了个他所了解的例子,一名去年预先获批63万元贷款的人,最近只获得了48万元的实际贷款,而他该人的工作和收入都没有发生改变。

乔夫凯夫斯基说,这对房市造成了严重影响。“合格的买家数量减少了。”他说。

借贷能力下降将拖累售价并最终降低房子的估值。

“对于那些房贷囚犯来说,这是一个双重打击,”乔夫凯夫斯基说,“他们房子估值下降,因此如果他们再融资,可以抵押的价值会减少20%,这样他们就得再次购买贷款人抵押贷款保险。”

Buyers Choice的仲介拉萨尔瓦(Angelo La Selva)表示,贷款机构现在希望看到家庭的各项详细开支。“不仅仅是固定开销,而是可自由支配的开支。”他说。

银行也收紧了利率“缓冲”测试,会测试潜在借款人是否可以在利率高至8%的情况下负担还款——这是目前许多贷款利率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