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澳大利亚电信公司TPG和澳大利亚沃达丰就组建澳大利亚第三大电信巨头进行谈判。在移动和宽带领域的激烈竞争中,此举会不会重塑该行业呢?

最近,TPG与沃达丰()之间擦出了火花。

不过也有人称,合并成为一家更大的公司可能会促进泰奥先生采取“焦土政策”,也就是说,当敌人进入或撤出某处时破坏任何可能对敌人有用的东西,从而获得更广的移动和宽带市场份额。

可以了说这个战略很可怕了…..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交易呢?这就要从公司背景说起了…….

公司背景及交易

这笔交易的障碍是沃达丰在寻求重建其网络时建立的巨额债务负担。

沃达丰总负债为93亿澳元,其中非流动负债75亿澳元,流动负债18亿澳元,主要都是股东贷款。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沃达丰本来就是澳大利亚的一家私人公司,在香港的和记黄埔和在英国的沃达丰集团分别拥有拥有50-50股权。

这两家母公司在与TPG达成交易之前,将需要处理资产负债表问题,这可能会让新合并的企业直接在澳大利亚上市。

考虑到沃达丰的两家母公司的实力、规模和全球影响力,这一举措可以说很难搞。

要知道,和记黄埔的市值为3,450亿港元,收入为2,485亿港元,EBITDA收益为525亿港元。

而沃达丰集团更强,市值471亿英镑收入466亿英镑,EBITDA收益147亿英镑。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围绕着两家母公司对澳大利亚的承诺,特别是总部位于伦敦的沃达丰(Vodafone),有传言称该公司将在一段时间内寻求退出。

如何才能完成“平等合并”,让大卫掌握控制权?是个大问题。

TPG的190万宽带用户和沃达丰340万付费移动客户的结合将导致澳大利亚电信市场诞生出一个更强大的竞争对手。

向排在第二位拥有120万宽带用户和530万付费移动客户的Optus发起直接的进攻。

与澳大利亚电信的差距也瞬间缩小。

TPG股价飙涨21.6%,至7.65澳元,而Telstra股价也飙升了7.2%至3.27澳元,这是Telstra自2000年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

国家宽带网络的推出打破了澳大利亚宽带市场利润率,电信公司被迫彻底改革自己的商业模式,并大幅削减成本。

随着电信公司大打折扣,并提供更多的流量,一场全面争夺移动市场份额的战争就要来了。

Hayberry全球基金投资分析师说:“如果像美国这样的市场都无法维持不了四个竞争对手同时生存的话,澳大利亚这样的市场就更不可能了。”

不存在的~

在吃瓜群众很开心的时候,沃达丰方面称:“只是探索阶段非约束性的讨论,没有任何的承诺。”

然而,合并后的实体是否会缓解移动领域的竞争,还是只会带来更多火力,仍有待观察。

但一旦两家合并,那么新公司将会有机会同时角逐5G市场和宽带市场。

事实上,在全球范围内,宽带网络和移动服务已经融合在一起,对于澳大利亚而言,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