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顿在领导表决投票前犯的一个关键错误已经被揭露出来。

当时,达顿似乎非常肯定他会赢得自由党的领导表决。所以他出去吃了一顿庆功晚餐。然而,投票的结果却是他输给了莫里森。

事实上,当达顿与盟友 Mathias Cormann 外出就餐时,莫里森老老实实地坐在国会大厦的办公室里打电话给同事,他在努力从他的同事那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支持。

工党的宣传策略师和评论员 Dee Madigan 告诉记者,反叛阵营的晚餐气氛一派欢乐,好像选票已经都在达顿那里了。

Dee Madigan 说:“达顿竟然是去吃晚饭,而不是打电话争取选票。这让我很吃惊。”

在此之前,澳大利亚前总理谭保决定将党室会议推迟至周五中午,这一举措使莫里森有足够的时间获得选票。

Dee Madigan 说,这是整个混乱的一周中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

“这让莫里森有时间来争取同事们的选票,而这正是谭保想要的。这是本周唯一合理的事情,”她说。

当反叛阵营在周五参加党内会议时,他们预计将与达顿一起退出。达顿将成为澳大利亚的下一任总理。

但是历史会告诉这位前内政大臣,他做出了严重的错误判断。最终莫里森获得了 45 票,而达顿只有 40 票。

在长达一周的传奇故事中,达顿试图将谭保拽下领导位置,他和他的支持者都相信,他们拥有多数选票,达顿将会登上最高的位置。

然而,当达顿、莫里森和外交部长毕晓普的三方投票结果出来时,反叛阵营发现,他们的一些支持者因为担心另一场高等法院丑闻的风险,已经改变了想法。

周四晚上,达顿和他的支持者们争取到了谭保要求的 43 个签名中的 40 个,以便让党内会议继续进行。

达顿和他的团队有信心在第二天早上获得剩下的三个。

然而,周五早上,当副检察长 Stephen Donaghue 告诉达顿,他的参议资格存在“风险”时,他的阵营工作陷入了停顿。

据信,根据宪法第 44 条的规定,达顿可能被高等法院视为“没有资格”参与选举,因为他的家族信托在布里斯班拥有两个儿童看护中心。

在承诺支持达顿的议员们中,他们表示了担忧,因为他们不想面临另一场高等法院危机的风险。

这让他们中的一些人动摇了他们的忠诚,并投票给了澳大利亚的下一任和第 30 任总理莫里森。

这一结果令达顿感到尴尬。就在几天前,达顿刚刚在一次领导权表决中赢得了几张选票,击败了谭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