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令人震惊的新报告显示,澳人从他们的医生那里合法获得的药物杀死的人数超过了他们从街头毒贩手中非法购买的药物。

一份新报告暴露了处方止痛药和安眠药造成的死亡流行病,现在,死于药物过量的人数已经达到了车祸的两倍。

Pennington Institute令人震惊的报告还显示,年龄在30-59岁之间的澳人,而非年轻人,最有可能因为服药过量而死亡。

这个中年人群占到药物过量死亡人数的七成。

与城市相比,乡镇地区的人均服药过量死亡率高得令人不安。

2016年有2177例与药物有关的死亡——这是20年来最高的。

该报告显示,在过去五年中,涉及安非他明(包括冰毒)的死亡人数大幅增加,在2012至2016年期间造成1237人死亡,而2002年至2006年期间死亡人数为298人。

海洛因死亡人数也从2002 – 2006年的554人增加到2012 – 2016年的1183人。

这是个坏消息,但这实际上远远低于被处方药杀死的澳人数量。

报告显示,在过去十年中,涉及苯二氮卓类药物,安眠药和焦虑药物的死亡人数翻了一番。

涉及这些药物过量服用的澳人数量从812人(2002-2006)跃升至2177人(2012-2016)。

包括羟考酮,可待因,吗啡,芬太尼,哌替啶和曲马多在内的处方阿片类药物也是可怕的杀手。

从2008年到2014年,处方阿片类药物死亡人数增加了87%,部分原因是这些药物处方激增,从2009年的每年1000万急剧增加到今天的每年1400万。

这些处方阿片类药物占阿片类药物相关死亡人数的70%,占所有意外药物相关死亡人数的45%。他们在2012-2016之间杀死了2810人。

这份新报告《澳大利亚2018年年度药物过量报告》警告说,澳大利亚正在步上美国式药物过量危机的后尘。

Pennington Institute的瑞安(John Ryan)说,它们已经成为一个沉默的杀手,苯二氮卓类药物的致命性显然被严重低估了。

瑞安表示,过量服药往往只是偶然发生,大多数死亡是因为混合服用了多种药物,而非单一药物引起的。

一个常见的危险组合就是:处方止痛药+安眠药+酒。

“常用的药物,如用于帮助入睡的替马西泮和用于对抗焦虑和失眠的安定,经常涉及意外服药过量。”他说。

他说药物芬太尼的死亡率上升足以引起警惕。

芬太尼是一种合成阿片类药物,比纯吗啡强100倍,是澳大利亚服药过量危机中的一个关键且不断增长的部分。

从2002年到2016年,涉及芬太尼、哌替啶和曲马多的意外死亡人数增加了9倍。

政府今年早些时候采取措施,把可待因全部定为处方药,但瑞恩表示,联邦政府应该进一步仔细审查止痛药芬太尼的处方规定,自从家庭医生可以开这种药之后,处方率就不断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