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晚些時候,預計將有成百上千名留學生上街抗議,反對澳洲首都領地(ACT)政府近期對其移民計劃的改變,此舉導致這些留學生在澳洲的未來變得不確定。

迪薇婭(Divya,化名)是一名來自印度的留學生——去年9月完成專業會計碩士學位後從珀斯搬到了堪培拉。一到堪培拉,她就註冊了商科文憑,然後找到了一份會計師的工作。

2017年7月,ACT政府推出了一項政策,允許堪培拉居民獲得州提名,即使他們的職業並沒有在置業需求清單上被標記為“開放移民”。但想要享受這一福利的申請人必須在ACT居住至少12個月,並在提出申請前至少完成當地教育機構的三級證書課程。

這吸引了來自澳洲各地的數千名留學生,他們紛紛搬到澳洲首都,尋求永居途徑。

破碎的夢想

迪薇婭原本有資格在9月份申請州提名,然後長久留在澳洲,但巴爾政府卻突然調整移民政策,在6月29日部分撤銷了之前的承諾,令迪薇婭一夕夢碎,也讓成百上千名留學生陷入困境。

“我看到了ACT政府的政策,然後作出了響應,我根本沒想過一個州政府的政策可以一夜之間說變就變。”

迪薇婭說,她已經花了近5萬元在澳接受教育,而且因為她的簽證10月就要到期,她將不得不參加另一門課程。

“政府沒有給我們任何警告,只是改變了政策。他們本可以提前宣布關閉計劃,以便已經搬過來的申請人可以申請州提名,而那些搬到堪培拉的申請人也可以做出明智的選擇。”她說。

迪薇婭說,因為她的簽證將在10月份到期,她的兒子沒法上學前班,這影響到了她全家。

“決定搬到堪培拉這整件事現在看起來就是個可怕的錯誤,最後我們什麼都沒了。”她補充道。

審查移民計劃

ACT政府表示,因為有太多人申請190簽證,所以作出這一更改。但隨着批評聲浪不斷擴大,ACT政府上月表示它必須“找到一種更靈活的方式”來管理聯邦政府規定的限制。

政府已宣布對移民計划進行審查。

然而,在呼籲周五舉行抗議集會時,受影響學生的代表表示,政策變化的“追溯”效果不公平地違反了ACT政府對搬到這裡的人的“隱含承諾”。

“這些學生已經集體投資數十萬甚至數百萬元搬到堪培拉,以便能夠在這裡符合標準。”VisAustralia的休斯頓(Nicholas Houston)說,他有幾個客戶陷入困境。

“ACT政府很清楚人們正在湧來,為這座城市帶來了收入,雖然它和聯邦政府可能會說他們沒有明確承諾過一定可以拿到永居,但重點不是他們說了什麼以及希望什麼,而是政策的目的是什麼以及實際效果。”休斯頓補充道。

受此變化影響的學生將於周五在堪培拉議會外舉行抗議集會,分享他們的故事,並向政府提交一份呼籲州政府履行其“隱含承諾”的在線請願書。

該請願書要求將190簽證的名額從目前的800人增加到1500人,已經有2100多人聯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