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大学领导人正在大幅加薪,新州和维州的校长们平均年薪已经接近100万元,相当于澳人平均年薪的20倍。

悉尼大学校长斯宾塞(Michael Spence)是所有人中收入最高的,他的薪水在短短五年内上升了60%,达到了145万元。

墨尔本大学的戴维斯(Glyn Davis)也不甘落后,去年加薪15万元,薪酬总额达到130万元。

费尔法克斯媒体(Fairfax Media)分析了新州和维州21所大学的财务信息披露,其中8所学校在2017年向校长支付了超过100万元,而前年则为6人。

平均工资,通常包括校园住房和其他福利,增加到97万元。

相比之下,牛津大学校长理查森(Louise Richardson)的薪水仅为35万英镑,即61.5万澳元。

新南威尔士大学校长雅各布(Ian Jacob)和弗林德斯大学的斯特林(Colin Stirling)是第二高薪的校长。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校长宾恩(Martin Bean)获得了10万元的加薪,而悉尼科技大学则向其校长布伦斯(Attila Brungs)加薪5万元。

据悉,布伦斯教授将其薪水的一部分用于大学奖学金,但这笔钱仍然计入他的总薪酬。

麦格理大学的道顿(Bruce Dowton)加薪12万元,而拉筹伯大学校长杜瓦(John Dewar)则加薪7万元。

与政府的拨款斗争并没有阻止一些大学自2012年以来为校长提供大幅加薪,弗林德斯大学在那段时间里给了斯特林教授46%的加薪。

迪肯大学校长德霍兰德(Jane den Hollander)2017年的回报比她2012年的总薪水多35%。

唯一一所大幅减薪的大学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诺贝尔奖得主、该校校长施密特(Brian Schmidt)的薪酬是新州、维州和澳大利亚首都领地(ACT)同行中最低的。

去年他66.2万元的薪水比前任扬(Ian Young)低25%以上,后者在2015年获得了97.8万元,这是他在ANU的最后一年。

国家高等教育工会主席蕾亚(Jeannie Rea)表示,许多校长“一周之内挣的钱比大多数兼职教职工一年挣的还多”。

但墨尔本大学为戴维斯教授的高薪辩护,表示加薪也反映了墨尔本地铁的建设带来的问题,这意味着该校无法再像从前那样为校长提供校内住宅。而且墨尔本大学是唯一一所世界排名前40的澳洲高校,在最近公布的排行榜中排名第38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