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减澳大利亚的永久移民人数可能会加剧乡镇地区人口不足的问题,因为悉尼和墨尔本的强大劳动力市场会吸引其他地区的人员,这是澳大利亚权威人口统计学家之一发出的警告。

墨尔本大学人口学教授麦克唐纳(Peter McDonald)还警告不要过度依赖激励计划,例如北领地向新居民家庭发放的1.5万元奖励,以鼓励人们迁居,他认为,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经济发展上。  

这一警告恰逢保守派呼吁降低移民人数以缓解城市基础设施压力的情况下,但小城镇和澳大利亚北部乡镇的担忧是,很少有人迁移到这些地区,危及经济增长。麦克唐纳教授同意,大城市难以应付人口暴增,悉尼和墨尔本占2016 – 17年澳大利亚人口增长的60%。不过,他说这是因为经济力量,而不是高移民率。

在采矿热潮期间,珀斯和西澳的其他地区吸引了许多新移民,但这些流动已经消退。现在主要城市的劳动力需求主要是由那些最初作为留学生来澳的中国和印度移民满足。麦克唐纳教授表示,通过进一步限制永久居住途径来减少劳动力资源可能会适得其反,特别是在那些已经很需要人口的地区。

“这两个城市的劳动力需求非常强劲,”他说,“后果是,这会把居民从国内其他地区拖到悉尼和墨尔本。这将导致人们从阿德莱德、霍巴特或其他地方搬到悉尼和墨尔本。”

他的预测表明,每年净海外移民人数为30万,而65岁以上澳人的比例将从现在的15%上升到2053年的21%,如果没有海外移民,这将升至28%,而且澳洲的劳动年龄人口实际上将下降。老年人对公共钱包的负担要大得多,而且大多数乡镇地区的自然人口增长将在十年内变成负值——死亡人数超过活产婴儿人数。

昆士兰大学人文地理学高级讲师查尔斯-爱德华兹(Elin Charles-Edwards)说,旨在将移民推向人口稀少地区的签证规则通常只能提供短期的动力,因为限制居民的流动是违宪的。

“这里没有灵丹妙药。如果有的话,我们很久以前就会分散澳大利亚的人口,”她说,“可你不只是想在短时间内吸引人们。”

如果没有工作,基础设施和良好的服务,移民很快就会搬走。乡镇移民计划对大城市的影响有限,澳大利亚两个增长最快的乡镇城市(Albury和Dubbo)一年只有2000移民,相当于墨尔本在一周内获得的人数,麦克唐纳教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