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減澳大利亞的永久移民人數可能會加劇鄉鎮地區人口不足的問題,因為悉尼和墨爾本的強大勞動力市場會吸引其他地區的人員,這是澳大利亞權威人口統計學家之一發出的警告。

墨爾本大學人口學教授麥克唐納(Peter McDonald)還警告不要過度依賴激勵計劃,例如北領地向新居民家庭發放的1.5萬元獎勵,以鼓勵人們遷居,他認為,政府應該把重點放在經濟發展上。  

這一警告恰逢保守派呼籲降低移民人數以緩解城市基礎設施壓力的情況下,但小城鎮和澳大利亞北部鄉鎮的擔憂是,很少有人遷移到這些地區,危及經濟增長。麥克唐納教授同意,大城市難以應付人口暴增,悉尼和墨爾本佔2016 – 17年澳大利亞人口增長的60%。不過,他說這是因為經濟力量,而不是高移民率。

在採礦熱潮期間,珀斯和西澳的其他地區吸引了許多新移民,但這些流動已經消退。現在主要城市的勞動力需求主要是由那些最初作為留學生來澳的中國和印度移民滿足。麥克唐納教授表示,通過進一步限制永久居住途徑來減少勞動力資源可能會適得其反,特別是在那些已經很需要人口的地區。

“這兩個城市的勞動力需求非常強勁,”他說,“後果是,這會把居民從國內其他地區拖到悉尼和墨爾本。這將導致人們從阿德萊德、霍巴特或其他地方搬到悉尼和墨爾本。”

他的預測表明,每年凈海外移民人數為30萬,而65歲以上澳人的比例將從現在的15%上升到2053年的21%,如果沒有海外移民,這將升至28%,而且澳洲的勞動年齡人口實際上將下降。老年人對公共錢包的負擔要大得多,而且大多數鄉鎮地區的自然人口增長將在十年內變成負值——死亡人數超過活產嬰兒人數。

昆士蘭大學人文地理學高級講師查爾斯-愛德華茲(Elin Charles-Edwards)說,旨在將移民推向人口稀少地區的簽證規則通常只能提供短期的動力,因為限制居民的流動是違憲的。

“這裡沒有靈丹妙藥。如果有的話,我們很久以前就會分散澳大利亞的人口,”她說,“可你不只是想在短時間內吸引人們。”

如果沒有工作,基礎設施和良好的服務,移民很快就會搬走。鄉鎮移民計劃對大城市的影響有限,澳大利亞兩個增長最快的鄉鎮城市(Albury和Dubbo)一年只有2000移民,相當於墨爾本在一周內獲得的人數,麥克唐納教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