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要是有“微博话题”,

最近两周的热搜一定都是Dutton

这热度各路明星拍马不及,不过这次热搜可不是什么好事。

 

1,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周的逼宫门事件刚刚尘埃落定,始作俑Dutton也向新总理表示了忠诚,

重回内政部长的位置,本想收敛锋芒低调做人,谁知道屁股还没坐热,就陷入了“保姆门“事件。

(图片来源:ABC )

据报道,2015年6月一名来自意大利的女子在布里斯班国际机场被拦截,并被移民局裁定为非法入境,且取消了eVisitor签证。

一般人到此时,再无奈,应该已经只能打包行李打道回府了。

但是这名女子在机场被拘留时,打了一个电话给“联络人“,轻松解决这个问题,很快就获得了新的旅行签证,允许她合法进入澳大利亚境内。

(图片来源:ABC)

而后根据一位提交给议会的文件显示,这名女子是Dutton的一位前昆士兰警局同事Russell Keag有意聘用做住家保姆的,

而在被拦截后,当时身为移民部长的Dutton,利用部长的自由量裁权介入此案,才使该女子获得了特殊的待遇。

 

不仅如此,议会文件中称:考虑到这个人的特殊情况和个人特点,我决定行使我的自由裁量权…因为给予此人签证是符合公共利益的。”

不过熟悉机场签证程序的一位移民官对此操作还是感到很惊讶,签证一旦被取消,在边境重新获得签证的事情并不常见。

 

 

不过针对于此次滥用职权的问询,Dutton显的有点狡猾,他回复说:不认识那两个人,她们也没有为自己的家人工作。“

而工党已经发起下周对此次案件展开参议院调查听证,并于9月份议会恢复开会后将调查报告提交议会。

(图片来源: brisbain times)

也就是说,上周差点成为澳洲总理的人,本周就被指责滥用公权,下周会被听证,9月就要被议会质询

这节奏,绝对是一部剧情紧凑的HBO剧了,两周演绎国产宫斗剧70集剧情!

 

所以也有议员表示“很明显,正在发生的针对Peter Dutton的泄露事件是对他上周在破坏自由党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的报应。”

不过自由党的众议院领袖Christopher Pyne则将这一事件称为“茶杯中的经典风暴“,小题大做。

 

“许多被拘留的人都是需要被驱逐出境的人,如果他(Dutton)认为如果他让他们自由后,他们会逃跑,那么他就不会放他们离开。

如果他们的情况不太可能潜逃,那么他就让他们自由。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

不过这种说法也有些共党职责是误导媒体和议会,因为联邦政府各部长准则要求:“部长们不能滥用公权,不能将公职用于私人目的之上!”

2,多次介入类似保姆案件

其实,这已经是Peter Dutton第三次身陷类似案件中了,他此前还因2015年的另外两起类似案件受到审查。

2015年10月,澳式足球联盟(AFL)老板Gill McLachlan的堂兄打算聘用一名法国女子Alexandra Deuwel做换工保姆,却在阿德莱德机场被拒绝入境,因为她承认自己打算违反旅游签证的规定在此工作。

 

之后这名堂兄向Gillon McLachlan求助。

(图片来源:ABC)

后者游说Dutton帮忙,而这个忙确实也被完成了,要知道McLachlan的父亲是自由党的捐助者,在过去20年想自由党捐助了15万澳币。

 

在McLachlan联系Dutton办公室后,Dutton推翻了移民局的决定。

“我批准的前提条件是她可以旅行而不是工作,这没有违背常识。而且这个女孩没有犯罪历史,只要她在这儿不工作即可。”

Dutton否认自己行为有错,说他帮助这名女子进入澳洲与政治捐款无关。

 

不过此前战略边境指挥部助理专员Clive Murra认为Deuwel在2015年5月就因为违反签证条件而被澳洲有关部门“提醒过”,而且如果不驱逐她的话,政府会有财务损失,因为已经正式向航空公司订票。

 

“为什么Dutton反对边防部队的意见?为什么他会在自由党捐赠者的要求下将他所在部门和我们边境的完整性至于危险境地?“

而Dutton称,这是他的敌人们正在试图通过媒体来“摆平”他。

而这些特批邮件,目前还不知道是谁泄露出来,不过Dutton部门先前试图花费1万澳币想要堵截这批邮件的泄露。

而先不管这是不是宫斗剧剧情,Dutton此次滥用移民部长职权的消息出来后,确实引来很多人不满。

(图片来源:SBS)

一位澳洲战争英雄表示,他被达顿亲自干预法国保姆签证的事情恶心到了。

这位战争英雄Jason Scanes 队长参加过阿富汗战争,在战争期间, 一名翻译冒着生命危险,与他一起共事。而当Jason回澳洲后,多次要求与Dutton就这位翻译的签证事宜讨论时,却都被置之不理。

“我认为大多数澳洲人会赞同我,为什么给保姆签证这种事被优先考虑、需要部长干预?”

 

他说,“阿富汗翻译们在阿富汗身穿澳洲军装,帮助澳洲士兵,在反恐战争中执行我们政府的任务,他们活生生地被塔利班追捕。

为什么他们不被优先处理?很多人等了很多年才被处理申请,还以品格测试为由被拒签。很多人至今没有答案。”

相信和他拥有同样质疑的人不在少数,

尤其Dutton在作为移民部长时主张的收紧移民政策,也让很多人受到影响。

3,澳洲“保姆慌”导致的保姆签证

在澳洲,一般平均一个家庭都有2个以上的孩子,

父母又忙于工作,

而在幼儿教育方面,由于幼儿园/托儿所并不包含在澳洲的义务教育系统之内,悉尼的一些托儿所的价格甚至已经达到了180澳元/天的高价,使许多家庭不堪重负。

保姆行业,就成了澳洲目前最热的服务项目之一!

早前,澳洲政府为了解决澳洲保姆缺口的问题,曾经设想考虑增加一个专门为澳洲保姆量身打造的:

保姆签证。

 

澳洲移民局部长助理Alex Hawke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建议澳洲政府设立一个新型的“保姆签证”。

将允许一名外籍互惠生与一个雇主家庭一起共同生活;该签证有效期可达12个月至两年。

不仅如此,持有这种互惠生签证的受聘者还可以享受各种福利:

移民局的预案中称,如果该互惠生一周工作35小时,一周最低薪资为255澳元,而且雇主家必须“包吃包住”!

总的来说,虽然目前这项计划还在商讨过程中,但从新闻报道的只言片语中,仍然可以得出这种“保姆签证”将会具有以下几种特点:

1.高福利:雇主提供食宿,并且提供每周235澳元的最低工资,同时工作时长也在严格控制范围内;

2.低门槛:(可能)不需要教育背景,(可能)不需要提供财产证明,(可能)会对更多第三世界国家开放;

3.签证有效时期长:12个月到一年(暂定),雇主可以申请延长期限;

4.不限制名额:以中国人可以申请到的Working Holiday Visa(即462 Visa)为例,每年该签证只对中国开放5000个名额;鉴于澳洲育儿市场所面临的压力,这个限制很可能会被联邦政府主动放开,届时会有更多的外籍保姆可以通过这种签证进入澳洲。

 

 

在2015年,澳洲联邦政府迫于日益高涨的育儿压力,开放了一条总价值达2.46亿元的互惠生补贴政策。

为那些年收入低于25万澳元、无法负担托儿所及保姆费用的家庭以一项长达两年的补贴,甚至明确表示这些家庭如若雇佣外籍互惠生“不需要其有早教相关经验”。

而移民局这一次向政府提议增设“互惠生签证”,既反映了澳洲本地保姆市场依旧“供不应求”,同时也是弥补了目前存在于市场上的一些问题。

目前,澳洲的外籍保姆主要持有的是为期六个月的Working Holiday Maker Program Visa(即462 Visa和417 Visa),如若雇主要求可以延长至12个月;

然而,由于这两种签证只针对一些指定国家的公民发放,加之Working Holiday Visa对学历和财力也有一定要求,因此许多国家的“准保姆”们在无形之间被澳洲政府拒之门外。

 

澳洲互惠生文化协会(The Cultural Au Pair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也在敦促政府尽快实行一个专门的互惠生签证,并希望这些签证能够向更多国家开放。

所以说,在澳洲历史上多次引发的“保姆门”事件也是有理可循的,

因为澳洲实在是太缺保姆了!

希望澳洲政府尽快推动保姆签证吧,不然,不知道还要出现多少因为保姆而有的丑闻…

最后,

Dutton作为曾经作为移民部长,非常反对移民,意图加紧移民政策的审查

而现在却陷入随意利用权力发放签证的事件里,也着实是反转。

不过若是因为此事,可以让澳洲政府重视澳洲“保姆慌”的现状,

推动真正的保姆签证,

也算是“将功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