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要是有“微博話題”,

最近兩周的熱搜一定都是Dutton

這熱度各路明星拍馬不及,不過這次熱搜可不是什麼好事。

 

1,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周的逼宮門事件剛剛塵埃落定,始作俑Dutton也向新總理表示了忠誠,

重回內政部長的位置,本想收斂鋒芒低調做人,誰知道屁股還沒坐熱,就陷入了“保姆門“事件。

(圖片來源:ABC )

據報道,2015年6月一名來自意大利的女子在布里斯班國際機場被攔截,並被移民局裁定為非法入境,且取消了eVisitor簽證。

一般人到此時,再無奈,應該已經只能打包行李打道回府了。

但是這名女子在機場被拘留時,打了一個電話給“聯絡人“,輕鬆解決這個問題,很快就獲得了新的旅行簽證,允許她合法進入澳大利亞境內。

(圖片來源:ABC)

而後根據一位提交給議會的文件顯示,這名女子是Dutton的一位前昆士蘭警局同事Russell Keag有意聘用做住家保姆的,

而在被攔截後,當時身為移民部長的Dutton,利用部長的自由量裁權介入此案,才使該女子獲得了特殊的待遇。

 

不僅如此,議會文件中稱:考慮到這個人的特殊情況和個人特點,我決定行使我的自由裁量權…因為給予此人簽證是符合公共利益的。”

不過熟悉機場簽證程序的一位移民官對此操作還是感到很驚訝,簽證一旦被取消,在邊境重新獲得簽證的事情並不常見。

 

 

不過針對於此次濫用職權的問詢,Dutton顯的有點狡猾,他回復說:不認識那兩個人,她們也沒有為自己的家人工作。“

而工黨已經發起下周對此次案件展開參議院調查聽證,並於9月份議會恢復開會後將調查報告提交議會。

(圖片來源: brisbain times)

也就是說,上周差點成為澳洲總理的人,本周就被指責濫用公權,下周會被聽證,9月就要被議會質詢

這節奏,絕對是一部劇情緊湊的HBO劇了,兩周演繹國產宮斗劇70集劇情!

 

所以也有議員表示“很明顯,正在發生的針對Peter Dutton的泄露事件是對他上周在破壞自由黨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的報應。”

不過自由黨的眾議院領袖Christopher Pyne則將這一事件稱為“茶杯中的經典風暴“,小題大做。

 

“許多被拘留的人都是需要被驅逐出境的人,如果他(Dutton)認為如果他讓他們自由後,他們會逃跑,那麼他就不會放他們離開。

如果他們的情況不太可能潛逃,那麼他就讓他們自由。我認為這是正確的做法。“

不過這種說法也有些共黨職責是誤導媒體和議會,因為聯邦政府各部長準則要求:“部長們不能濫用公權,不能將公職用於私人目的之上!”

2,多次介入類似保姆案件

其實,這已經是Peter Dutton第三次身陷類似案件中了,他此前還因2015年的另外兩起類似案件受到審查。

2015年10月,澳式足球聯盟(AFL)老闆Gill McLachlan的堂兄打算聘用一名法國女子Alexandra Deuwel做換工保姆,卻在阿德萊德機場被拒絕入境,因為她承認自己打算違反旅遊簽證的規定在此工作。

 

之後這名堂兄向Gillon McLachlan求助。

(圖片來源:ABC)

後者遊說Dutton幫忙,而這個忙確實也被完成了,要知道McLachlan的父親是自由黨的捐助者,在過去20年想自由黨捐助了15萬澳幣。

 

在McLachlan聯繫Dutton辦公室後,Dutton推翻了移民局的決定。

“我批准的前提條件是她可以旅行而不是工作,這沒有違背常識。而且這個女孩沒有犯罪歷史,只要她在這兒不工作即可。”

Dutton否認自己行為有錯,說他幫助這名女子進入澳洲與政治捐款無關。

 

不過此前戰略邊境指揮部助理專員Clive Murra認為Deuwel在2015年5月就因為違反簽證條件而被澳洲有關部門“提醒過”,而且如果不驅逐她的話,政府會有財務損失,因為已經正式向航空公司訂票。

 

“為什麼Dutton反對邊防部隊的意見?為什麼他會在自由黨捐贈者的要求下將他所在部門和我們邊境的完整性至於危險境地?“

而Dutton稱,這是他的敵人們正在試圖通過媒體來“擺平”他。

而這些特批郵件,目前還不知道是誰泄露出來,不過Dutton部門先前試圖花費1萬澳幣想要堵截這批郵件的泄露。

而先不管這是不是宮斗劇劇情,Dutton此次濫用移民部長職權的消息出來後,確實引來很多人不滿。

(圖片來源:SBS)

一位澳洲戰爭英雄表示,他被達頓親自干預法國保姆簽證的事情噁心到了。

這位戰爭英雄Jason Scanes 隊長參加過阿富汗戰爭,在戰爭期間, 一名翻譯冒着生命危險,與他一起共事。而當Jason回澳洲後,多次要求與Dutton就這位翻譯的簽證事宜討論時,卻都被置之不理。

“我認為大多數澳洲人會贊同我,為什麼給保姆簽證這種事被優先考慮、需要部長干預?”

 

他說,“阿富汗翻譯們在阿富汗身穿澳洲軍裝,幫助澳洲士兵,在反恐戰爭中執行我們政府的任務,他們活生生地被塔利班追捕。

為什麼他們不被優先處理?很多人等了很多年才被處理申請,還以品格測試為由被拒簽。很多人至今沒有答案。”

相信和他擁有同樣質疑的人不在少數,

尤其Dutton在作為移民部長時主張的收緊移民政策,也讓很多人受到影響。

3,澳洲“保姆慌”導致的保姆簽證

在澳洲,一般平均一個家庭都有2個以上的孩子,

父母又忙於工作,

而在幼兒教育方面,由於幼兒園/託兒所並不包含在澳洲的義務教育系統之內,悉尼的一些託兒所的價格甚至已經達到了180澳元/天的高價,使許多家庭不堪重負。

保姆行業,就成了澳洲目前最熱的服務項目之一!

早前,澳洲政府為了解決澳洲保姆缺口的問題,曾經設想考慮增加一個專門為澳洲保姆量身打造的:

保姆簽證。

 

澳洲移民局部長助理Alex Hawke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將建議澳洲政府設立一個新型的“保姆簽證”。

將允許一名外籍互惠生與一個僱主家庭一起共同生活;該簽證有效期可達12個月至兩年。

不僅如此,持有這種互惠生簽證的受聘者還可以享受各種福利:

移民局的預案中稱,如果該互惠生一周工作35小時,一周最低薪資為255澳元,而且僱主家必須“包吃包住”!

總的來說,雖然目前這項計劃還在商討過程中,但從新聞報道的隻言片語中,仍然可以得出這種“保姆簽證”將會具有以下幾種特點:

1.高福利:僱主提供食宿,並且提供每周235澳元的最低工資,同時工作時長也在嚴格控制範圍內;

2.低門檻:(可能)不需要教育背景,(可能)不需要提供財產證明,(可能)會對更多第三世界國家開放;

3.簽證有效時期長:12個月到一年(暫定),僱主可以申請延長期限;

4.不限制名額:以中國人可以申請到的Working Holiday Visa(即462 Visa)為例,每年該簽證只對中國開放5000個名額;鑒於澳洲育兒市場所面臨的壓力,這個限制很可能會被聯邦政府主動放開,屆時會有更多的外籍保姆可以通過這種簽證進入澳洲。

 

 

在2015年,澳洲聯邦政府迫於日益高漲的育兒壓力,開放了一條總價值達2.46億元的互惠生補貼政策。

為那些年收入低於25萬澳元、無法負擔託兒所及保姆費用的家庭以一項長達兩年的補貼,甚至明確表示這些家庭如若僱傭外籍互惠生“不需要其有早教相關經驗”。

而移民局這一次向政府提議增設“互惠生簽證”,既反映了澳洲本地保姆市場依舊“供不應求”,同時也是彌補了目前存在於市場上的一些問題。

目前,澳洲的外籍保姆主要持有的是為期六個月的Working Holiday Maker Program Visa(即462 Visa和417 Visa),如若僱主要求可以延長至12個月;

然而,由於這兩種簽證只針對一些指定國家的公民發放,加之Working Holiday Visa對學歷和財力也有一定要求,因此許多國家的“準保姆”們在無形之間被澳洲政府拒之門外。

 

澳洲互惠生文化協會(The Cultural Au Pair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也在敦促政府儘快實行一個專門的互惠生簽證,並希望這些簽證能夠向更多國家開放。

所以說,在澳洲歷史上多次引發的“保姆門”事件也是有理可循的,

因為澳洲實在是太缺保姆了!

希望澳洲政府儘快推動保姆簽證吧,不然,不知道還要出現多少因為保姆而有的醜聞…

最後,

Dutton作為曾經作為移民部長,非常反對移民,意圖加緊移民政策的審查

而現在卻陷入隨意利用權力發放簽證的事件里,也着實是反轉。

不過若是因為此事,可以讓澳洲政府重視澳洲“保姆慌”的現狀,

推動真正的保姆簽證,

也算是“將功補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