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1000多名澳大利亚零售工人失去了工作,网购模式及工资的收紧意味着传统百货商店的终结。

廉价在线打折和来自较小运营商独特的店内体验意味着,占据市场“中间”位置的澳大利亚零售商–价格既不高,也不太低–正被迫大量关门。

研究公司IBISWorld的高级分析师Kim Do表示,让消费者望而却步的不是典型大型百货商店的模式,而是价格。

“零售商必须找到吸引顾客的方法,而不是基于价格,”Do解释道。“我们看到的是一种被称为市场两极分化的趋势:奢侈品零售商和廉价零售商表现不错,但市场的中间部分确实在挣扎。”

Do说,在时尚等行业,消费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选择,这一趋势正变得非常明显。

“拿一般人的衣橱来说,”Do说道。“我们现在发现的是,人们在衣橱里买的是他们在快速时尚商店或网上买的更便宜的衣服,然后用一件高档的服饰来补充他们的基本风格,比如LV包。”

中间市场的挣扎在澳大利亚最大的两家百货商店中最为明显:David Jones和Myer。

在经历了灾难性的圣诞节和节礼日促销之后,Myer陷入了危机模式。首席执行官Richard Umbers立即辞去了他的职位。一个月后,股东了解到,这家百货公司正拼命地试图填补其利润的4.762亿元的缺口。

David Jones的表现同样糟糕。

今年初,David Jones的南非东家Woolworths宣布,由于销售额下滑,公司将把曾经盈利的百货公司价值减记7.125亿元。

一周前,据披露,David Jones的总销售额下降了0.9%,而对比销售额减少0.4%,原因是购物者跑到Kmart这样的地方购买传统的高价商品,比如家居用品。

根据IBISWorld的数据,在接下来的5年里,百货公司每年的收入预计将会下滑0.9%。

更令人担忧的是调整后的营业利润率–本质上来说,这是百货公司在每件商品上赚了多少钱的税前数字–在2017年到2018年下降了35.4%。

为了扭转他们的命运,Do说,处在中间位置的零售商需要彻底重新设计购物的体验。

“我们预计在未来5年里,商店将开始缩小他们的足迹。实体店将会更像展示厅,购物者借此可以了解品牌并与产品发生关系。”Do说。“我认识一些零售商,他们不再在商店里卖东西,而是提供一款平板电脑,让购物者可以在网上买东西,然后把东西送到他们家里。”

“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消费者仍然希望在购买之前可以感觉和触摸产品。”

零售专家Brian Walker同意Do的分析,他认为大型连锁百货商店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在零售业,过去的口头禅是,规模很重要。现在,我们越来越多地告诉企业,规模是重要的,但客户细分和经验更有价值。”Walker说道。“我们看到实体零售商的真正变革,实体店购物将不再是一种交易性的购买体验,而是一种娱乐式的、沉浸式的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