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對Medicare的收費大幅增加以及專業標準下降,能夠留在在澳大利亞工作的外國醫生人數將大幅減少。

進口家庭醫生的數量將下降超過1,000人——在對簽證的徹底改革中,曾經接受過海外培訓的醫生將不得不離開澳大利亞。

據悉,聯邦政府已要求內政部對受過海外培訓的醫生的簽證進行更改,以執行新的變更。

據悉,受過海外培訓的醫生向Medicare收取的費用激增,促使當局決定減少他們的人數。

海外受訓醫生平均收取的醫保卡轉賬付費在三年內提高了兩倍,在2010年達到了486,398元。

衛生部的一份分析也表達了擔憂,即澳大利亞的醫生供應情況與患者的實際需求並不匹配。

根據《澳大利亞人報》的說法,政府將通過減少向在大都會地區工作的家庭醫生髮放的簽證數量,每年減少超過40萬元的費用,從明年1月開始,為期四年。

根據衛生部發布的簡報,近四分之三的海外醫生在城市的初級衛生保健機構工作。

預算中提出的新政府計劃將尋求用鄉鎮地區畢業的澳大利亞醫科生來取代城市地區的外國醫生。

但工黨衛生事務發言人凱瑟琳·金(Catherine King)已經要求莫里森政府證明削減這筆開支的合理性——這將使政府能夠削減4.15億元的成本。

她說:“這意味着澳大利亞人獲得的醫療服務將減少1100萬次。”。

新數據顯示,2017年人均Medicare服務增長至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