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中国留学生正在打破人们对他们的预期,在个人生活里,也在政治表态上。

在悉尼的一家卡拉OK吧里,小姚(音译,Viola Yao)和小林(Sophie Lin)正利用课余时间放松自己,并共同分享对嘻哈音乐的热爱。   

小林说,嘻哈音乐可以成为中国年轻人表达自己观点的平台。

她认为,嘻哈音乐是一种自由的音乐,人们可以通过嘻哈音乐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观点,这就像是一种言论自由。

小姚说,父母希望她在30岁之前结婚,拿个好学位,然后赚大钱。她把自己正在做音乐的事情瞒着父母,因为这挣不了钱,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我觉得我是一个隐秘的叛逆者,因为表面上我很乖,中国的其他乖孩子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以前读工程专业,成绩非常好,表现也非常好,但其实我在偷偷做音乐。”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中产阶级蓬勃发展,来澳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也增加了。

教育是澳洲的第三大出口行业——而中国留学生现在已经占到高等教育部门国际学生人数的30%。

在澳洲高校里,中国留学生已经占到国际新生人数的40%,相比2002年时仅为15%。

但现在的这一代人与他们的父辈截然不同。他们敢于打破传统,打破他人的期望,表达自己的观点,并挑战现状——不仅在中国,在澳洲也是如此。

如果当初让父亲做主,小孙(Clement Sun)就不会来到澳洲。

“我爸希望我能在中国考进一所名牌大学,然后当公务员,为政府工作,就像他一样,但我不肯听他的,所以我来澳洲留学了。”小孙说。

小孙和他的朋友小史(音译,Abbey Shi)正在竞选悉尼大学的学生会职务,他们希望能够成为学生代表。

“我觉得对留学生来说,最紧迫的问题是,他们没有一个发声的渠道,而且通常被主流媒体忽视。当他们发现自己没有得到公平对待的时候,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去投诉,也没人会理睬他们,因为他们被当成外人。”

小史说,他来澳留学以后变得更敢说了。

“在家里的时候,基本上是父母说什么我就听什么,没有自己的独立思维去批判任何政府部门,但自从来到澳洲之后,我学到了批判思维的理念,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独立见解,可以去批判我认为不对的任何中国政府部门。”

人们谴责一些中国留学生扼杀了关于中国敏感问题的辩论,传播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

但小李(Sarah Li,化名)绝非其中之一。她会批评中国政府,因此不愿透露真名。“多年来,政府一直试图控制人们的想法,而且行之有效。直到现在,中国民众还是没有充分的渠道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资讯。”

小彭(Rico Peng)则认为,很多中国年轻人根本不关心政治,因为“反正也没有投票权”。

小熊(音译,Xu Xiong)是一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者,像他这样的中国留学生在澳洲得以逃脱了国内的一些压力和限制。“基本上,我觉得这里对同性恋者更加包容,人们更常聊到这个,对LGBTI的权利以及女权和其他社会问题也有更多认识。”

留学生可以访问那些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而Instagram和Facebook也提供了观察他们在澳生活的不同视角。但澳洲也给这些学生们带来了挑战。

小侯(Anthony Hou)说,文化差异和用英文交流的困难,让他们很难交到朋友。小李在澳洲结识了很多朋友,但仍感到自己被困在两个世界的夹缝中。“说真的我不想回国,但同时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局外人。”她说。

小史希望澳洲能减轻留学生的经济负担。“我们付的学费是本地学生的五倍,可新州交通厅还是不肯为留学生的Opal卡提供优惠。”

小冉(Abby Ran)的父母为了让她出国留学辛苦攒了十年的钱,现在她在唐人街的一家餐馆每周工作8小时。她喜欢这种忙碌的生活,但同时也感到身体和心灵上的疲惫。

中国留学生们希望澳洲不止是把他们当成一种财源,他们想获得更多机会,成为澳洲社会的一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