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幼托危机导致一些家庭在没有正当签证的情况下违法雇佣互惠生(au pair)。

此前,两名互惠生被威胁驱逐出境,但在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的干预下得以留在澳大利亚,引发争议。但专家认为,这些案例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澳大利亚互惠生服务协会(Aussie Au Pair Services)的创始人彭博(Sue Pember)表示,绝望的家庭不惜违法也想找到互惠生来照顾孩子。

“目前澳大利亚的互惠生严重短缺,这导致一些家庭在没有正当签证的情况下雇用互惠生,”她说,“但目前的制度是如此模糊,不分青红皂白,令人沮丧,导致人们采取了愚蠢和非法的行动。”

悉尼科技大学法学院高级讲师伯格(Laurie Berg)表示,澳大利亚有1万名互惠生,其中一些人因违反签证条件而陷入困境。

彭博说,巨大的需求和对这一过程缺乏了解导致许多家庭和互惠生到社交媒体以及非正规机构招人和找工作,有时导致给孩子带来了风险。

伯格博士对1500名互惠生的工作经历进行了调查。她说,持旅游签证的互惠生——他们本无权工作——最经常陷入困境。“但这也适用于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或者违反签证工作限制的国际学生。”

这些来自外国的小保姆会与澳大利亚家庭生活在一起,帮助照顾孩子和做家务,以换取食宿和零花钱,而非薪水。

伯格博士说,缺乏监管是外国保姆和家庭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特别是当出现问题时。

“缺乏正式的保姆计划也意味着从互惠生和家庭的角度来看,互惠安排是很模糊的,”她说,“这算一次文化交流吗?是一份工作吗?它是租赁协议和幼托的某种组合吗?”

在澳大利亚工作的外国互惠生还面临其他问题,包括扣薪,不合理的工作要求,毫不客气的解雇和被强迫的性行为。

澳大利亚文化互惠协会主席艾尔沃德(Wendi Aylward)表示,专用签证将消除工作权的不确定性,为互惠生和家庭提供保障,并解决澳大利亚的幼托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