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当新一轮加税让一盒香烟的价格提高到近40元时,吸烟者正面临着巨大的打击——但很多人依然不肯戒烟。

多年来第二次12.5%的涨价遭到了烟民们的蔑视,他们认为,这对低收入者打击最大,而且不可能降低吸烟率。

更糟糕的是,政府与香烟的战争将使普通澳人在未来两年里多付12.5%的税。

一群Y世代年轻人正在悉尼一家酒吧一边小酌一边吞云吐雾。他们已经做好了每周多花20块钱买烟的准备。

现年27岁的莱恩·罗宾逊(Ryan Robinson)13岁开始吸烟,现在每周买4包20支装的香烟,他说价格上涨不会阻止他或其他任何人继续吸烟。

26岁的尼克·杰弗里(Nick Jeffrey)每周也抽四包烟,他说,提高卷烟价格“对社会没有好处”。“对吸烟者征税只会使他们处于不利地位,而且他们通常都是来自低社会经济背景的人。”

21岁的考特尼·穆尔塔(Courtney Murtagh)每周只吸25克的卷烟,是烟瘾最小的,可每周平均仍要花费近50元,而且对涨价感到愤怒。“现在连买毒品都比买烟便宜,所以可能会有更多人开始吸毒。”

28岁的加布里埃尔·维塔尔(Gabriel Vital)是这几个人中烟瘾最大的,每周五包,至少要多掏20元。

尽管进行了一系列的涨价,澳大利亚过去三年的吸烟率仅下降了0.2%。

预计加税将导致典型包装的香烟价格上涨超过3元,对于许多吸烟者而言,每年的支出会快速增加数百元。

去年,30 Winfield Blues的价格从32.50元上涨2.70元至35.20元。

澳大利亚现在拥有世界上最昂贵的卷烟——是纽约的两倍,后者在今年急剧涨价之后,达到每包13美元(17澳元)。

随后,前任财相和现任总理莫里森在今年5月预算案中又宣布了新的加税,旨在遏制吸烟。

然而,2017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吸烟支出增加了2.6%,略低于40亿元– 这是几代人来首次上升。

澳人去年花了大约160亿元用于吸烟,自2016年12月以来,基本卷烟消费量趋势测量值一直在上升。

专家们开始承认,世界上最严厉的反吸烟法律——包括无装饰的包装,高税收和广泛的禁烟令——已经不起作用了。

2016年全国药物战略发现,虽然吸烟率呈长期下降趋势,但二十多年来,每日吸烟率首次没有显著下降。

澳大利亚最近还被评为世界上购买酒精、香烟和非法药物第三昂贵的国家。

啤酒,葡萄酒,烈酒,摇头丸,大麻,可卡因和海洛因的平均零售价在日本最高,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紧随其后。

每周,在澳大利亚买这么一份“套餐”平均要花1,028.7元,而南非和哥伦比亚等国家平均为1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