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有关部门多年来一直在提出警告,但医生仍然每年进行数千次不适当和不必要的治疗和手术,使患者面临风险并最终推高健康保险费。

针对21项医疗程序的HCF理赔数据的分析——包括55岁以下患者的内窥镜检查、膝关节镜检查和脊柱融合术——发现2016 – 17年间32,900名入院患者中有34%是“低价值”的,没有帮助的,甚至有些情况下可能有害。

来自悉尼大学孟席斯卫生政策中心(Menzies Centre for Health Policy)的研究人员发现,非营利性医疗保险公司在一年内为“低价值”服务支付了2600万元的福利,这些钱本来可以更好地使用。

“低价值护理正在增加等待名单,成本和取代高价值护理。”首席分析师查莫斯(Kelsey Chalmers)说。

“不幸的是,即使是低价值的护理,法律也要求保险公司支付费用,其成员最终会感受到这些费用。”

研究人员使用医学院提供并由卫斯理(Choosing Wisely)推广的官方建议,旨在消除不必要的治疗程序,确定最重要的程序,并弄清楚它们的普遍性。

最浪费资源的是住院患者的玻璃体内注射——把一剂药物注射进眼睛以保护视力——专家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手术,但不应该在医院进行,因为它只会增加“没有临床益处的巨大成本”。

他们表示几乎所有5699例住院患者玻璃体内注射都是“低价值”的。

“总体而言,17%的注射发生在私立系统的住院环境中,并且每年增长25%。”共同作者艾尔肖教授(Adam Elshaug)说,“在其他国家,1-2%的注射发生在医院,所以这是一个问题。”

澳大利亚眼科医师学会会长苏米克博士(Peter Sumich)表示,尽管有这些建议,“只有一小部分”的眼科医生正在进行注射,以便他们和医院能够创造收入。

“我们无力阻止他们这样做,但我们可以公开建议这些注射不需要在私立医院进行。”他说。

HCF首席执行官杰克(Sheena Jack)表示,这些数字证实了她的怀疑,即该基金的许多会员获得了低价值的护理。

她说,这项研究不仅表明哪里的问题最严重,也让他们能够更好地保护他们的患者,让他们可以接受更好,更合适的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