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邦君的每篇文章都是長期看好悉尼的房市。我相信大家都覺得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貸款公司作為一個房地產行業的利益相關方,看多房市應該是他註定的立場。但是萬邦君相信,單純的喊口號無論是看多還是看空都幫助不了我們這些地產投資者。我們必須以事實和數據去理性看待悉尼的房市。

最近一段時間媒體集中報道悉尼房市的各種花邊新聞,悉尼房價跌了,開發商破產了,賣澳洲房子的中介倒閉了,貸款收緊了等等。媒體就是這樣,最喜歡扇風點火。房市好的時候,他拚命給你發正面的消息。房市不好的時候,他拚命給你發負面的消息,生怕你不知道這些天崩地裂的新聞。這就是媒體的本質,過度誇張的呼好呼壞才能吸引大眾的眼球。如果您也漸漸對悉尼房市失去信心,那讓我為你你講一個澳洲媒體都集體刻意忘記的故事。

故事發生於1976年,那個時候和現在是多麼的相似。你只要把裡面參與的幾個主角對換一下角色。在1976年,外資在澳洲投資非常活躍,他們大肆在悉尼囤地做建築開發,只是當年的主角不是中國人,是英國人。當年的信貸也很寬鬆,只是那個時候的主角不是銀行,而是信用社。那一年,地產也出現了井噴式的增長,在最誇張的情況下,某些藍籌區域出現了30%-40%一年的漲幅。澳洲有一本書叫 Sydney boom Sydney bust, 就曾詳細描述過那段歷史。造成這樣井噴式的上漲有各式各樣的原因,而其根本還是在於地產中介所給出的那些老生常談。悉尼獨特的盆地地理位置加上不斷湧入的人口是房市背後的推動之手。

如果你覺得今天的房市玩的是心跳,和當年比起來,真的是不值得一提。當年的澳洲總理是一位非常反對炒房的人,他曾經說過,高利息可能會對經濟產生影響,但是只要能抑制人們炒房的活動,那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還公開指責紐省的省長對開發商過於偏袒,呼籲大家抵制紐省這個為炒房服務的省府。“我們要保護我們的家園,我們要讓我們的下一代買的起房。只要炒房者死掉,房價就能降下來。” 隨後政府開啟了一系列的調控,首先是提高了央行的利息,增加了存款的準備金比例。(這個意思是你每借一塊錢出去,就要留更多的錢以防萬一)縮緊銀根的後果就是,房地產市場在一年之內立即出現了多米諾骨牌式的效應,開發商的股票大跌30%,新房的銷售率一下降低90%。

當年Mertion的老爺子回購了自己家全部的股票。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他不回購,在市場的恐慌情緒拋售下,公司就真的一文不值了。整個房地產行業都受到了影響,房地產的末日終於來到了。故事的後續呢?是不是悉尼的人,每個人都能一塊錢買到房子呢?生活在悉尼的你,已經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局了。悉尼房市在1976年的兩年後恢復了他上漲的趨勢。

只有傻逼和窮人才相信轉折,三十幾年前那段觸目驚心的歷史在整個房價的歷史上只是一個凹下去的小水波。2008年美國地產崩盤,已經成了美國房市的一個歷史縮影,今天美國房市的價格已經遠遠超過2008年的高點。今天,房市價格突變帶給你的所有掙扎,疑惑,痛苦和迷茫,當你經過20,30年的眼光去看,不過是歷史的一個小水坑罷了。當時你所買的房子到了二三十年後,別人還是要高價接盤的。微觀的震動在宏觀的歷史長河面前,不過是一條小水溝罷了。趨勢還是要往他應有的方向繼續行駛。當你以一個宏觀長遠地眼光去看今天這一切的時候,你心中就會有和我一樣的坦然。經濟的趨勢無人能改變。讓我用國內的地產專家–歐成效 的一段話結尾。凡是“速勝論”“陰謀論”,做人做事以日為計算,恨不得出一個政策就掀桌子Reboot的,這種人有一個統稱:  窮人。窮人是“反轉理論”的堅實受眾。窮人最喜歡,一個綿延十幾年的大行情,到你手裡,突然就反轉了。你拋,就要拋在萬年珠峰位;你買,就要買在馬里亞納海溝位。人家霸道總裁的父母,辛辛苦苦魚翅養了二十幾年。一下子被你掰歪了口味,喜歡雜醬面小妹了。

房地產從3000元,漲到100000/m。用了十八年。對於房地產你的分析,一直有兩個流派。一個是“速勝論”,就盼什麼新政策,最快不用這個月底,房價腰斬膝蓋斬。另一派是“永恆論”。無論出任何政策,中醫藥慢慢調理,藥效總是緩慢的。無論漲跌,窮人總是堅定的站在“速勝派“的,好像延續十八年的行情。到了這個月就會”急閃“,而且是斷崖式閃退。

而富人,一般都是“永恆派“。我真心覺得,哪怕時光機抽掉一個月,也是無所謂的。哪怕你把八月九月抽調,未來兩個月,我不需要知道任何新聞,無論你出什麼政策。歷史依然會按照原來的軌道走下去。世界潮流,浩浩蕩蕩,川流不息,無可阻擋。

眾人知道,巴菲特的辦公室里,沒有終端機,股神老爺爺,不看K線圖。他甚至可能有好幾個月,都不知道股價走勢。所謂華爾街的Breaking News,對他更是毫不在意。高手投資,更類似於一種“配置“的概念,更像是圍棋,圈地佔勢,謀而定算。而不像乒乓球,精神高度緊張。數板之間決定勝負,輸了就再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