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人的酒精消费量处于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但墨尔本最著名的一家酒吧老板并不担心。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 – 2017年15岁及以上澳大利亚人消费的纯酒精总量为1.86亿升,即每人9.4升。

用外行人的话来说,这相当于224瓶啤酒或38瓶葡萄酒。但根据ABS卫生和统计部门负责人盖茨(Louise Gates)的说法,这是一个显著的下降。

她说:“如果224瓶啤酒听起来很多,那么与1974 – 75年澳大利亚达到‘啤酒高峰’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当时的消费量相当于每人超过500瓶。”

尽管消费量急剧下降,但罗斯·史密斯(Ross Smith)的生意正欣欣向荣,他在墨尔本的司法区附近经营传奇酒吧The Wigs Cellar。

他说现在的顾客重质不重量,并且在高端产品上花费更多。

“我们的杜松子酒和威士忌销量大幅增加,特别是手工杜松子酒和单一麦芽威士忌。”史密斯先生说。

他店里顾客的最爱包括澳大利亚制造的品牌Anther Gin以及日本和澳大利亚威士忌,其中来自塔斯马尼亚的Hellyers Road和Sullivans Cove是他最畅销的产品之一。

虽然他将大部分“重质不重量”的趋势归因于他的Queens Street酒吧面向很多市中心人口,但史密斯也注意到,顾客的酒精偏好变得越来越复杂。

“人们的品味提高了,就像在学校一样,总会有新的热潮——你永远不会知道它会是什么。”他说,“两三年前是伏特加。现在伏特加的销量下降,葡萄酒销量持平。”

酒精消费的下降趋势始于2008 – 2009年,当时超过四分之三的酒精饮用量是啤酒(39%)或葡萄酒(38%)。正如史密斯所看到的那样,在那之后,谷物和葡萄酿造的酒饮消费量一直在下降。

虽然最近葡萄酒消费量下降,但啤酒消费量的下降在过去10年中保持稳定,平均每年下降2.4%。

行业机构澳大利亚酒精饮料协会(Alcohol Beverages Australia)已经注意到,在澳大利亚,酗酒和未成年饮酒的减少,反应人们在文化上向更高端的餐饮方式转变。

该协会注意到,随着顾客希望鼓励本土企业,对澳大利亚生产的酒饮的需求持续增长。

“随着人们寻找新的东西并支持新兴的本地企业,我们将继续看到本地生产饮料的持续增长。”会长泰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