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9月3日),有读者爆料称堪培拉房地产公司LJ Hooker房产中介服务不负责任,一味警告顾客欠款,否则将向法院提出诉讼。

u=1310519980,32360938&fm=26&gp=0.jpg

两年前,读者A与朋友在Gungahlin区合租了一间两层的房子。今年7月中旬,由于合同期满,A和朋友们搬出,并和当时负责此事的房产中介H处理相关事宜。

经过中介检查,房子有卫生不规范的问题。A和朋友们按照H方的要求,将该重做的、该赔钱的一应全部完成。当时,H发现房子出现厕所堵塞的问题,找人来检查维修,发现原来是楼上厕所水管堵塞、楼下马桶严重堵塞,需要一整个全部换掉。

A表示同意赔钱,在和H协商后决定将维修金从bond金内扣除。7月27日,H给A回邮件,明确表明维修费用总共为1605.75澳元,其中厕所维修费用为939澳元,其余花园卫生方面需赔款666.75澳元。从bond金扣除完毕后,A和朋友们最终能拿回1114.25澳元。

(B给A发送的邮件的截图)

H给A发送的邮件中还附上相关的照片、invoice等文件,清楚证明是A的责任。在该邮件内,H还附上bond金退还的申请表格。收到邮件后次日,A前往中介公司的办公室递交退还bond金申请表格。办公室前台员工已收下表格,上面还有H的亲笔签名确认。H当时也透露,A搬走后,房子马上会有新的租客入住。

(bond金退还申请表格,上面标注有具体的bond金退还金额、抵扣金额、中介B亲笔签名等信息)

8月13日,H给A寄了一封警告信,称A拖欠厕所堵塞的维修费用939澳元超过7天,违反了相关法律条例。H还给A附上invoice的文件证明。

(第一封警告信截图)

A给H回复邮件,复述了一次事情经过。但H并未给A回复过任何邮件。后来,房产公司给A发邮件称,H已被调到其他分公司工作了。此事全权交由J负责。当时A以为已经提醒过了,就不以为意。

8月27日,该公司房产中介J给A发出第二封警告信,称A拖欠厕所维修费用已有21天。

(第二封警告信截图)

然而,当A给J回邮件,将事情经过重新复述一遍过后,J还是没有回过任何消息。相反,J自动回复邮件称,自己不在办公室,无法回复邮件,9月3日才会回到办公室。

(J的自动回复邮件截图)

8月30日,该公司房产中介N发邮件称,房子楼上的厕所也出现了堵塞的问题。维修费用为900澳元,需要A来进行赔偿,称如果A不赔钱的话,就会向ACT法院提起诉讼。然而,N并未提供任何现场照片的证据,也无法证明这是A抑或是房子新租客的责任。

(N要求多付900澳元赔款的邮件截图)

A给N回邮件,再次复述事情经过。但N回复称,当日他们发现楼上的厕所出现堵塞问题,和当时楼下厕所出现问题的情况一样。且由于楼下曾经将整个厕所换掉,所以水管也是在这个地方出现了破裂。bond金的退还手续已经正在进行中了,所以他们也无法接受这样的赔款方式。

(N邮件回复截图)

昨日(9月3日)下午,中介J给A发出第三封警告信,称这是最后一次警告,A已拖欠款项939澳元共28天了。在邮件发出的48小时内,中介未收到任何款项或任何回复时,他们将向法院提起诉讼。

(J发出的第三封警告信邮件截图)

A感到非常生气,马上给J回复了邮件,再一次说明了事情经过。然而这一次,J还是没有给出任何回复。A的bond金也并未退还。当A咨询中介们有关bond金退还申请表格的事情时,他们都没有回答这一问题。

A有向律师咨询过这个问题,但律师建议A先向ACT租客维权工会(ACT Tenacy Union)进行咨询。然而,或许是由于工会人手不足的问题,A尚未得到任何有关回复,也不清楚何时才能得到回复。

(A提供的ACT Tenacy Union有关截图。上面标注,租客需在工作日查看Union帮助热线是否有人工作,且租客只能在早上10点至中午1:30分拨打电话进入语音信箱留言。租客们需留下自己的全称、中介名字、联系电话号码及简单的事情经过。Union也注明只有2名工作人员接听。)

A认为,如果此事闹上法庭,自己不仅需要承担经济损失,还要承受很大的精神压力。原以为通过房屋中介公司租房,能获得正规一些的服务。但现在,A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更好地维护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