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9月3日),有讀者爆料稱堪培拉房地產公司LJ Hooker房產中介服務不負責任,一味警告顧客欠款,否則將向法院提出訴訟。

u=1310519980,32360938&fm=26&gp=0.jpg

兩年前,讀者A與朋友在Gungahlin區合租了一間兩層的房子。今年7月中旬,由於合同期滿,A和朋友們搬出,並和當時負責此事的房產中介H處理相關事宜。

經過中介檢查,房子有衛生不規範的問題。A和朋友們按照H方的要求,將該重做的、該賠錢的一應全部完成。當時,H發現房子出現廁所堵塞的問題,找人來檢查維修,發現原來是樓上廁所水管堵塞、樓下馬桶嚴重堵塞,需要一整個全部換掉。

A表示同意賠錢,在和H協商後決定將維修金從bond金內扣除。7月27日,H給A回郵件,明確表明維修費用總共為1605.75澳元,其中廁所維修費用為939澳元,其餘花園衛生方面需賠款666.75澳元。從bond金扣除完畢後,A和朋友們最終能拿回1114.25澳元。

(B給A發送的郵件的截圖)

H給A發送的郵件中還附上相關的照片、invoice等文件,清楚證明是A的責任。在該郵件內,H還附上bond金退還的申請表格。收到郵件後次日,A前往中介公司的辦公室遞交退還bond金申請表格。辦公室前台員工已收下表格,上面還有H的親筆簽名確認。H當時也透露,A搬走後,房子馬上會有新的租客入住。

(bond金退還申請表格,上面標註有具體的bond金退還金額、抵扣金額、中介B親筆簽名等信息)

8月13日,H給A寄了一封警告信,稱A拖欠廁所堵塞的維修費用939澳元超過7天,違反了相關法律條例。H還給A附上invoice的文件證明。

(第一封警告信截圖)

A給H回復郵件,複述了一次事情經過。但H並未給A回復過任何郵件。後來,房產公司給A發郵件稱,H已被調到其他分公司工作了。此事全權交由J負責。當時A以為已經提醒過了,就不以為意。

8月27日,該公司房產中介J給A發出第二封警告信,稱A拖欠廁所維修費用已有21天。

(第二封警告信截圖)

然而,當A給J回郵件,將事情經過重新複述一遍過後,J還是沒有回過任何消息。相反,J自動回復郵件稱,自己不在辦公室,無法回復郵件,9月3日才會回到辦公室。

(J的自動回復郵件截圖)

8月30日,該公司房產中介N發郵件稱,房子樓上的廁所也出現了堵塞的問題。維修費用為900澳元,需要A來進行賠償,稱如果A不賠錢的話,就會向ACT法院提起訴訟。然而,N並未提供任何現場照片的證據,也無法證明這是A抑或是房子新租客的責任。

(N要求多付900澳元賠款的郵件截圖)

A給N回郵件,再次複述事情經過。但N回復稱,當日他們發現樓上的廁所出現堵塞問題,和當時樓下廁所出現問題的情況一樣。且由於樓下曾經將整個廁所換掉,所以水管也是在這個地方出現了破裂。bond金的退還手續已經正在進行中了,所以他們也無法接受這樣的賠款方式。

(N郵件回復截圖)

昨日(9月3日)下午,中介J給A發出第三封警告信,稱這是最後一次警告,A已拖欠款項939澳元共28天了。在郵件發出的48小時內,中介未收到任何款項或任何回復時,他們將向法院提起訴訟。

(J發出的第三封警告信郵件截圖)

A感到非常生氣,馬上給J回復了郵件,再一次說明了事情經過。然而這一次,J還是沒有給出任何回復。A的bond金也並未退還。當A諮詢中介們有關bond金退還申請表格的事情時,他們都沒有回答這一問題。

A有向律師諮詢過這個問題,但律師建議A先向ACT租客維權工會(ACT Tenacy Union)進行諮詢。然而,或許是由於工會人手不足的問題,A尚未得到任何有關回復,也不清楚何時才能得到回復。

(A提供的ACT Tenacy Union有關截圖。上面標註,租客需在工作日查看Union幫助熱線是否有人工作,且租客只能在早上10點至中午1:30分撥打電話進入語音信箱留言。租客們需留下自己的全稱、中介名字、聯繫電話號碼及簡單的事情經過。Union也註明只有2名工作人員接聽。)

A認為,如果此事鬧上法庭,自己不僅需要承擔經濟損失,還要承受很大的精神壓力。原以為通過房屋中介公司租房,能獲得正規一些的服務。但現在,A不知道怎麼做才能更好地維護自己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