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嘛,一个不留神,天雷勾地火,哪顾得了那么多……不过通常,万一某天突然有人带着孩子敲开你的门,说:来,叫爸爸!

你肯定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着咆哮:我不信!!!!!

可如果是政府儿童保护机构来跟你说:你有个孩子要养!

你还敢不信么?

 

最近,在堪称澳洲老娘舅的A Current Affair节目中,一个澳洲大叔就表示他被澳洲儿童福利机构Child Support给坑了,他最近才发现,自己养了十八年的孩子竟然不是亲生的!!

 

一夜情引发的……

一切都得从20年前的一次一夜情说起……

家住西澳某小渔村的Kerry年轻时是当地的澳式足球运动员,

一次偶然的机会,

正值风华的他遇到了同一个镇子的Julie,一个比他大11岁的女纸,

 

Kerry对Julie一见倾心,展开了火热的追求,

Julie这边也不是没有一点回应,两人擦枪走火,发生了一夜情,

Kerry说当Julie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差不多是立刻就离开了小镇,

走的时候还告诉Kerry:孩子是你的……

尽管有过一丝丝的怀疑,Kerry还是在心里默认了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

毕竟,自己确实是和Julie发生了关系,时间上也差不多,

但他一直深感内疚,并一直四处打听Julie的消息,希望能找到这个并不想跟他联系的女人。

与此同时,Kerry也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Kerry的妻子表示,刚开始的时候,

Kerry也会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自己”,

因为当时Julie有很多追求者。

但是想想就过去了,也没仔细去深究,

于是他便开始每两周一付的频率,向Child Support支付孩子的赡养费。

从足球队退役之后,Kerry就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渔民,

而靠海吃海的渔夫收入并不太稳定,随着季节变化而变化,靠天吃饭,

自己还有一家老小要养,还有房贷要付,

很快,Kerry就被不间断的账单给淹没了……

“账单堆积如山,但是我必须还,

因为我一中断,Child Support就会起诉我,

到时候,我会有更多的债务要偿还……”Kerry说。

曾经,在一个捕鱼旺季,生意正好的时候,该机构冻结了Kerry的银行账户和护照,

直到Kerry支付了2.6万澳元的抚养费,才将其解冻……

神奇的反转

虽说也曾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

但Kerry认为既然是Child Support找上自己了,

那肯定自己就是父亲,要承担责任,

在这18年里,他断断续续地给这个孩子掏了5.8万澳元的抚养费,

直到有一天,Child Support的工作人员联系Kerry说,

“我没查到你的DNA检测结果,你再给我提供一下。”

Kerry表示,

“你当然没有啊,因为我就没做过这个测试啊……”

“然后那个人就在电话里骂我是个白痴,让我赶紧去做检测。”

然后,Kerry以最快的速度与DNA检验机构取得联系,做了测试,

这一测问题大了……

DNA结果显示Kerry跟自己养了十八年的女儿根本不是亲子关系!!

拿到DNA结果的Child Support随后给Kerry发了一封信,称,

“我们发现你一共已经支付了$5.8万,请你尽快联系我们。”

随后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Kerry还发现,原来这么多年他不得不以每两周一付的频率支付赡养费,

是因为Julie对Child Support撒谎说,她怀上女儿时,Kerry和她是同居关系。

但事实上他们之间只是一夜情……

被揭穿的Julie还没有放弃回击,面对媒体的追问,她一直声称,这钱是经过Child Support的,

他们才是应该解决这件事的人……

她还发表声明称,18年来,她和女儿一直认为Kerry就是父亲。

她说:

“在过去的18年里, Kerry有机会进行DNA测试,

但是由于我和儿童援助机构无法与他取得联系,”

“所以一直没进行过测试,现在他提出了毫无根据和不真实的指控。”

总的来说就是,是他自己没有去做这个测试,这就不怪我了,是他的责任……

而且她表示自己还靠福利生活,也没工作,所以还不起钱。

现在Kerry想要讨回自己的这5.8万澳元,而Julie被要求偿还这笔抚养费,

目前Julie每两周还49.80澳元给Kerry。

Kerry的妻子表示,

“这基本就是收不回来了,她现在没有工作,照这个还钱节奏,大概要还上40年……

不过,比起Julie,儿童援助机构更让Kerry愤怒,

Kerry表示,他认为儿童援助机构应该支付这笔钱。

他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受到Child Support的骚扰,阴魂不散,”

“他们认定我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在Julie孩子的出生证明上,父亲一栏根本就是空的!而Child Support从来没质疑过这一点。。。

而Julie根本没费什么劲就说服了Child Support相信Kerry是孩子的父亲,

从而让Kerry白白支付了近六万澳元的抚养费。

“他们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孩子的父亲,就要求我支付抚养费。”

“这是最让我生气的!”

不知道各位读者怎么看,

Julie作为一个单身妈妈,绝望中撒谎找了个冤大头,虽然不厚道但也算是能够理解,

而Child Support绝对算是工作失职吧……

没调查清楚就向一个无辜的男人收了20年赡养费……

而最冤枉的莫过于Kerry,当了将近20年的爹,甚至一直心怀内疚,到头来发现自己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