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教师正在接受培训,以识别出可能表明年仅5岁的儿童已经在课堂上表现出跨性别倾向的简单表达。

澳大利亚现在鼓励小学教师倾听“我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我天生就有两个灵魂”,或者“我是雌雄同体”这样的简单表达。 

由性别认同专家提供的培训,促使现在想要改变性别的学生激增了236%。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新士州各地的儿童医院表示,认为自己被生错了性别的孩子有所增加。

据该出版物报导,今年有多达74名6-16岁的儿童被医院转介到性别转换诊所。

这些设施旨在帮助儿童过渡到其他性别。

五年前,在2013年,只有两个转介病例。

性别谘询师莱利博士(Elizabeth Riley)表示,无论学生是否进行过渡,所有学生中有百分之一是跨性别者。

她说,我教学校如何对待这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并像对待任何其他孩子一样对待他们。

莱利博士说,过去三年来,她已向40所公立、私立和天主教学校提供建议。

她说,为学生提供正确的建议很重要,否则他们就有被欺负或者掩饰自己的风险。

然而,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儿科学教授怀特霍尔(John Whitehall)却持有相反的意见。他认为,性别认同专家正在宣传一种“悲伤、悲惨和非常危险的时尚”。

他说,通常来说,涉及激素的医学治疗会干扰孩子的大脑和身体发育。

他说ADHD和抑郁症等精神疾病常常被误诊为对自己的性别不安,因此医师应该注意这方面的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