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晓普(Julie Bishop)发表了自从辞去外交部长之职以来的第一场公开演讲,揭露了领导权争端之前堪培拉国会议员们“令人震惊的行为”。

毕晓普在周三晚的《澳大利亚妇女周刊》“未来女性奖”颁奖典礼上表示,导致谭保被赶下台的事件“在澳大利亚的任何其他工作场所都不会被容忍”。  

澳大利亚政坛最有权势的女性抨击了自由党的做法,并要求对“更广泛的关于工作场所文化发起辩论”,包括“欺凌、骚扰和胁迫的指控以及对妇女的不平等待遇”。

她还抨击自由党缺少女性代表,并说:“我告诉我的政党,在2018年还只有不到25%的议员是女性,是我们无法接受的。”

“澳大利亚女议员人数的世界排名从1999年的15名跌到今天的50名,当中也有自由党的一份功劳,但这是不可接受的。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毕晓普说。

“我在国会亲眼目睹并经历了一些令人震惊的行为,20年前,当我担任一家拥有200名员工的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时,这种行为是我永远不会接受的。

“但在国会中,这是常态。我们必须捍卫和加强我们的机构,我们必须更加尊重我们的国会。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找出不可接受的工作场所行为,阻止它,解决它。”

在上个月达顿挑战党魁之位失败之后,毕晓普一度成为取代谭保的有力竞争者,但在第一轮党团投票中就被淘汰出局,之后前财相莫里森攫取了最高职位。

她说自由党在女性代表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很乐意帮忙做。”

本周早些时候,媒体披露谭保曾以自由党副党魁的位置诱惑达顿——这是毕晓普担任近十年的一个职位——试图在最后关头阻止达顿的挑战。

据报导,内政部长拒绝了这一提议,因为他相信他得到了自由党国会议员的支持,可以取代谭保。

周三早上,莫里森反驳了这份报道,称澳大利亚人民不在乎这些。

前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也批评自由党内部存在“性别偏见”。她认为,毕晓普在第一轮投票中被淘汰,是大多数自由党议员的“偏见和心态”等因素在起作用。

“我认为应该出现的一个项目是偏见,有意识的或无意识的,有关性别的偏见。”

她说,“确凿证据”就是,虽然联邦工党党团中的女性人数从1994年的14.5%跃升至目前的46%,但自由党的增幅不到10%,目前只有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