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森政府警告说,中国在澳大利亚南极领土上安装的卫星系统可以用来指导打击武器,并帮助北京在两年内发展出比美国更胜一筹的军事技术。

澳大利亚南极事务部的前负责人普雷斯(Tony Press)还告诉《澳大利亚人报》,政府必须加强其在南极事务中的外交努力,以便将南极条约体系联合起来,避免南极大陆被军事化。

澳大利亚在2016年完成了对外国驻南极地面站的最后一次检查,一位资深防务人士称,人们担心澳大利亚的存在是否足够强大。该消息人士称,一些国防军人士主张定期在南极部署军队,以更好地监督外国政府的活动,并推动建立全年的南极大陆航空通道。

在艾伯特担任总理时,澳大利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南极合作签署了一项协议,但该协议的文本尚未公布。

新西兰学者布雷迪(Anne-Marie Brady)周四在《澳大利亚人报》撰文称,中国在澳大利亚南极领土上安装的卫星导航系统可以使中国的北斗系统获得技术优势,而不是美国运营的GPS。

布拉迪教授写道:“到2020年,美国可能已经在战略上失去了GPS对竞争对手俄罗斯和中国的技术优势,俄罗斯和中国一直在开发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格洛纳斯和北斗。”

“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利用他们的南极地面站来控制进攻性武器系统并传递信号情报——同时进行合法的科学活动——这有可能改变70年来维持亚太地区和平的战略平衡。”

“在冲突时期,如果美国拒绝让其他人使用全球定位系统,中国和俄罗斯可以使用北斗和格洛纳斯来指导打击武器。”

中国有四个南极站——长城和中山建于20世纪80年代末,昆仑成立于2009年,泰山则是2014年——其中三个在澳大利亚境内。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公布了第五个研究站的计划。

南极洲的活动受南极条约制度的管辖,该制度禁止军事化,但允许为和平目的使用军事人员或设备。

布拉迪教授说,中国和俄罗斯不断扩大的南极两用卫星接收站增强了他们的军事能力,这对该条约提出了挑战。

普雷斯博士现在是霍巴特南极气候与生态系统合作研究中心的兼职教授,虽然他并不赞同布拉迪教授的担忧,但警告说澳大利亚不应该自满。

6月,由自由党议员莫顿(Ben Morton)主持的议会委员会调查建议联盟党任命一名南极大使,并在明年内进行正式的现场检查。

外交部发言人称,《南极条约》“继续为澳大利亚的利益服务”,各国需要卫星通信设备进行科学研究。“可以两用的技术,如卫星通信,地理空间设备和遥感数据,对于在南极洲开展业务至关重要。”她说。

普雷斯博士说,没有发现任何国家或政党使用他们的设备从事军事活动,但这是可能的。“这有可能,但据我所知,它没有发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