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政府将被迫向中低收入者提供另一项减税措施,否则在下一个十年的中期,普通工作者将被迫多付数千元的税。

国会预算办公室发现,年收入在23,000元至64,000元之间的600万澳大利亚人将被推到更高的税率范围,而他们的税率增幅是2027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260万人的五倍。

即使在国会6月份通过的1440亿元的联盟党十年减税大计实施之后,目前每年66,000元的成人全职工资中位数,到2026年将每年向税务局多交1000元。

独立议会机构发现,收入第二高的五分之一人群以及收入中等的五分之一人群,预计将在此期间经历平均税率的最大增幅,上升5%,而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以及最低的五分之一人群增幅仅为1%。

这一调查结果将给新财相弗莱登柏(Josh Frydenberg)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在下一次联邦大选之前预计将会公布的迷你预算案中,为长期与低工资增长作斗争的工作者提供进一步的税收减免。德勤的数据显示,收入最高的20%纳税人支付了高达80%的澳大利亚税收,而中等收入者支付了剩余20%的大部分。

弗莱登柏证实,莫里森政府将不会恢复谭保政府的代表性经济政策——将所有企业的公司税税率从30%讲到25%。

相反,新政府正在准备加速数十亿元的减税计划,以减少年营业额5000万以下的小企业税收。这些减税措施已经立法。该计划预计将在未来四年内耗资36亿元,这就让莫里森有了一个诱人的竞选金库,他可能会利用节省下来的资金进一步减少所得税,或者削弱工党对学校和医院资助的攻击。

预算办公室发现,莫里森作为财相出台的最后一份预算案中的预测,与他们自己的计算基本一致,联邦财政应该可以在未来十年恢复到相对健康的盈余,占GDP的1.3%。

但预算办公室警告称,由于包括学校和医院在内的基本服务成本上升以及社会和技术变革导致燃料、酒精和烟草等符合消费税的收入持续下降,因此也存在估计过于乐观的风险。

预计支出优先事项将在未来十年内发生重大变化,由于受到紧缩限制而获得残障抚恤金的人数大幅下降,同时国家残疾保险计划的支出从70亿元激增至2028年的310亿元。

老年人护理占GDP的比例也将从1%增加到1.3%,而国防将从占GDP的1.9%上升到2.2%,或10年内达到33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