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置业者发现自己不得不借更多钱才能买得起房子,6月季度每个州和领地的住房负担能力都在恶化。

为满足抵押贷款还款所需的家庭收入比例在第二季度从一年前的31.5%扩大到32.2%,因为首次置业者的平均贷款负担——在大多数州数量都增加了——与一年前相比有所上升。  

截至6月30日的三个月,首次购房者数量较上年同期增长近21%,达到28,401人,平均贷款规模增长8.9%,达到345,733元,这是澳大利亚房地产协会(Real Estate Institute of Australia)和阿德莱德银行(Adelaide Bank)的最新数据反映了贷款机构正努力利用首置业者市场,因为他们减少了批给投资者的房贷。投资者房贷在6月份降至近五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过去的两年里,银行爱的是投资者。”冈宁说。“现在他们又爱上了首置业者。”

入门级买家的负担能力也可能受到打击,因为一年前新州和维州政府的印花税优惠推高了房价。甘宁(其行业机构代表房地产经纪人)同意,减税可能会导致价格上涨。

“看起来就是这样。”他说。

新州在6月季度仍然是住房负担能力最差的州,家庭用于偿还抵押贷款的比例从3月份的36.5%和去年同期的38%上升至38.1%。

在维州,这一数字从一年前的33.4%升至34.3%。

除了南澳之外,每个州和领地的承受力在季度和年率上都有所恶化,其中南澳相比3月季度略有改善,从27.2%降至27%。

塔州的负担能力较上年同期受到打击,家庭还贷收入的占比从23.9%提高到25.4%。

阿德莱德银行分销负责人卡瑟哈根(Darren Kasehagen)同意,印花税优惠刺激了需求,但表示,在东海岸主要住宅市场价格下跌的情况下,贷款金额增加意味着首置业者可以买到质量更好的房子,这是一件好事。

“他们选择升级他们的住所,如果他们获得更大的贷款,他们就会这样做,”卡塞哈根说,“我们假设这是以负责的贷款方式完成的……这对于第一个购房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投资者面临的挑战越来越明显,报告中的单独数字表明租金承受能力正在改善。6月份用于支付租金的家庭收入比例从3月份的24.8%下滑至24.1%,也低于一年前的24.4%。

“新州的租金支付能力下降导致本季度租金支出下降1.3 %,而昆州租金同比涨幅最大。”卡瑟哈根说。

西澳仍然是租房最便宜的州,只需16.3%的家庭收入就可以支付租金。该州也是买房第三实惠的地点,购买负担率为23.9%,而新台币北领地为21.5%,ACT为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