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33岁的上海人卢露西(Lucy Lu,音译)来说,正是考虑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才让她打算前往澳大利亚。

她说,“我觉得中国的教育让人们喘不过气来,压力太大了。”

卢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和丈夫一起,雇佣了一名移民律师,计划搬到澳大利亚居住,有可能会去墨尔本。

他们被这里优越的环境以及更“悠闲”的学校文化所吸引,他们还有一个在澳大利亚生活了20年的亲戚。

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虽然经济飞速发展,但并不总是意味着其他领域获得了进步,他们也希望可以有得到喘息的机会。

“尽管中国的经济非常好,但在其他方面,我们感到缺陷和漏洞仍然很大,”卢女士说道。

卢女士提到了竞争激烈的教育体系—主要以死记硬背而不是鼓励批判性思维–而空气污染是她的主要关注点。

但近几个月来发生的疫苗安全丑闻,促使中国各地的许多家长表达了对当局确保他们孩子获得安全接种能力的严重信心缺乏。

更令人担忧的是,面对美国的关税挑战,人民币自6月以来贬值了6%。

由于中国政府限制公民每年转出国外的资金不得超过5万美元(69,700澳元)(未经特别许可),有一些人对经济的长期健康和人们资产的价值越来越感到担忧。

“离开一个有朋友和家人非常熟悉的环境,然后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在四年前结婚后搬到澳大利亚的叶佐伊(Zoe Ye,音译)说道。“但当我想到中国的环境以及孩子的教育问题时,我认为住在澳大利亚并不是一个糟糕的选择。”

中国政府没有公布移民人数的数据,但去年有1.3亿人出国旅游,60万学生出国留学。

根据一份2017年的联合国报告,在2000年之后,中国人移民未回国的人数在1000万人左右,而中国政府声称海外华人大约为5000-6000万人—这个数据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和中国血统的外籍公民。

许多人的目标是永久居住权,而不是公民身份

去年,澳大利亚政府向中国公民发放了超过28,000份永久移民签证,低于2011年峰值的逾29,000份。

收紧签证规则意味着,即使有更多的公民在澳大利亚寻求新的生活,但要“安家落户”却需要有更大的竞争力。

墨尔本Newstone集团的移民代理李天(Tian Li,音译)表示:“我相信,有更多的人在考虑移居海外,但还没有采取实际行动。”

另一名代理人,悉尼New Point陈维姬(Vicky Chen)说,在过去的两年里,询问量一直在不断增多。

陈女士称:“每天我都会收到来自中国的至少四五个询问,与在澳大利亚他们所咨询的数量大致相当。”

中国目前还不承认双重国籍,因此许多申请者表示,从长远来看,他们的目标是获得永久居留权,而不是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卢女士说:“对那些已经在澳大利亚的人,我需要先听取他们对此的看法,并首先体验那里的生活。至于我是否想要拿到澳大利亚护照,现在这个时间还不好回答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