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33歲的上海人盧露西(Lucy Lu,音譯)來說,正是考慮到孩子的教育問題,才讓她打算前往澳大利亞。

她說,“我覺得中國的教育讓人們喘不過氣來,壓力太大了。”

盧女士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和丈夫一起,僱傭了一名移民律師,計劃搬到澳大利亞居住,有可能會去墨爾本。

他們被這裡優越的環境以及更“悠閑”的學校文化所吸引,他們還有一個在澳大利亞生活了20年的親戚。

在中國這樣一個國家,雖然經濟飛速發展,但並不總是意味着其他領域獲得了進步,他們也希望可以有得到喘息的機會。

“儘管中國的經濟非常好,但在其他方面,我們感到缺陷和漏洞仍然很大,”盧女士說道。

盧女士提到了競爭激烈的教育體系—主要以死記硬背而不是鼓勵批判性思維–而空氣污染是她的主要關注點。

但近幾個月來發生的疫苗安全醜聞,促使中國各地的許多家長表達了對當局確保他們孩子獲得安全接種能力的嚴重信心缺乏。

更令人擔憂的是,面對美國的關稅挑戰,人民幣自6月以來貶值了6%。

由於中國政府限制公民每年轉出國外的資金不得超過5萬美元(69,700澳元)(未經特別許可),有一些人對經濟的長期健康和人們資產的價值越來越感到擔憂。

“離開一個有朋友和家人非常熟悉的環境,然後搬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這的確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在四年前結婚後搬到澳大利亞的葉佐伊(Zoe Ye,音譯)說道。“但當我想到中國的環境以及孩子的教育問題時,我認為住在澳大利亞並不是一個糟糕的選擇。”

中國政府沒有公布移民人數的數據,但去年有1.3億人出國旅遊,60萬學生出國留學。

根據一份2017年的聯合國報告,在2000年之後,中國人移民未回國的人數在1000萬人左右,而中國政府聲稱海外華人大約為5000-6000萬人—這個數據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和中國血統的外籍公民。

許多人的目標是永久居住權,而不是公民身份

去年,澳大利亞政府向中國公民發放了超過28,000份永久移民簽證,低於2011年峰值的逾29,000份。

收緊簽證規則意味着,即使有更多的公民在澳大利亞尋求新的生活,但要“安家落戶”卻需要有更大的競爭力。

墨爾本Newstone集團的移民代理李天(Tian Li,音譯)表示:“我相信,有更多的人在考慮移居海外,但還沒有採取實際行動。”

另一名代理人,悉尼New Point陳維姬(Vicky Chen)說,在過去的兩年里,詢問量一直在不斷增多。

陳女士稱:“每天我都會收到來自中國的至少四五個詢問,與在澳大利亞他們所諮詢的數量大致相當。”

中國目前還不承認雙重國籍,因此許多申請者表示,從長遠來看,他們的目標是獲得永久居留權,而不是成為澳大利亞公民。

盧女士說:“對那些已經在澳大利亞的人,我需要先聽取他們對此的看法,並首先體驗那裡的生活。至於我是否想要拿到澳大利亞護照,現在這個時間還不好回答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