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爆料,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在本周公众意见征求期一结束,就推进实施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

彭博新闻社网站8月31日报道称,特朗普8月30日在白宫接受了彭博新闻社的采访。当被要求证实这一计划时,特朗普微笑着说,这种说法“并非完全错误”。

▲8月30日 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受采访,回答了系列有关贸易、税收的相关问题

报道称,美国企业和公众可以在9月6日前就拟议中的关税提出意见,这些关税将涵盖从自拍杆到半导体的各类商品。这几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计划在最后期限过后立即征收这些关税。其中有几个人提醒说,特朗普尚未作出最终决定,政府可能会分批落实这些关税。

 

报道称,特朗普也有可能在下周宣布征收这些关税,但同时说明这些关税将在晚些时候生效。在6月中旬宣布将对34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后,特朗普政府等待了大约三周时间才正式征收这些关税。后一个阶段对16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则是在8月才生效的。

 

报道称,此次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将是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动作,并将标志着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贸易战的重大升级。

 

报道认为,这很可能令一直对日益加剧的紧张局势感到担忧的金融市场进一步丧失信心。中国已誓言报复,计划对价值6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关税。在8月早些时候举行了6天公开听证会后,特朗普政府正在最后确定将被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及关税税率——税率可能介于10%到25%之间。

 

报道称,美国的关税行动是在对华鹰派在特朗普政府中取得支配地位的情况下采取的。

 

另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网站8月31日报道称,美国政府暗示最早将于下周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在彭博新闻社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了上述计划后,白宫没有对这一报道予以否认。

报道认为,本周可能的举动将标志着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的贸易战的明显升级。中国誓言将对60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

美国政府已要求美国企业和公众在9月6日前就下一轮的潜在关税发表意见,这些关税将以范围巨大的消费品为目标。彭博新闻社援引官员的话报道称,一旦该最后期限过去,特朗普就将实施这一关税计划。

 

报道认为,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税较量的又一次升级出现在全球经济可能充满危险的时刻。

 

《悉尼晨锋报》报道,澳洲新任贸易部长Simon Birmingham公开呼吁中美双方保持冷静,作为两个超级大国,应该携手维护世界经济的平稳发展,而不是增加经济危机出现的可能。

 

随着中美迈向全面贸易战,澳大利亚发现自己处于两难境地。澳一方面是美国的亲密朋友,另一方面是发达国家中最依赖中国的经济体。

澳会因两个最大经济体的缠斗而损失很多。洛伊国际问题研究所的罗兰·拉贾说,“澳大利亚夹在中美之间,非常尴尬。”

 

中国采购澳出口的35%——等于其GDP的8%,其中铁矿石和教育占主导地位。为回应特恩布尔政府宣布的抑制中国政治影响力措施,中国政府据报道已寻求不鼓励到澳大利亚留学。教育是澳对华出口的重要领域,若中美贸易战中,澳选择与美站在一起,中国可能采取更多措施。

 

截至2017年6月的一年内,澳对华教育出口收入达90亿澳元,比10年前飙涨260%。旅游业上,去年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为140万人次,收入104亿澳元,较2016年增加14%。

澳大利亚对华依赖极其明显——与中国有类似关系的多数是发展中国家。澳前总理陆克文的高级经济顾问安德鲁·查尔顿说,“作为贸易国,澳将在美中贸易战中损失很多……全球开放性贸易体制走向恶化,将伤害我们的未来。”

 

对澳大利亚来说,澳中经济关系不仅仅是金属,从旅游到葡萄酒再到维生素,无所不包。实际上,2016年中国从澳进口的8%是消费品,这个数字在2013年只有2%。有趣的是,相互贸易活动频繁的国家多数地理位置相近,但澳大利亚与中国相距4000公里。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曾经专门撰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美中贸易战给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创造机遇 

澳大利亚行业组织“谷物生产者协会”表示,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对该协会的成员增加销售是个机会。

协会负责人说,中国是澳大麦的最大市场,每年出口额达10亿澳元。中国也是澳高粱的最大出口地,年出口额3亿澳元,“超过90%的高粱对华出口,且仍有增长空间”。

 

澳国家农民联合会表示,他们从根本上反对贸易壁垒,正密切关注(中美)贸易战进展。该联合会主席托尼·马哈尔说,澳农民支持自由贸易,但同时也会对市场机遇做出反应。

但是也有经济学家进行模拟,如果贸易战持续进行,到2022年,澳洲的GDP预计将下降0.3%,关税不会超过目前来自白宫的威胁。这意味着5年内经济增长将下降360亿澳元。

 

这些学者表示,一旦引发经济危机,它的影响将持续近10年,估计10年内国民收入损失近5万亿澳元,相当于去年家庭可支配收入的40%多一点。在这种情况下,澳洲的失业也会很严重,将缩水近6万个岗位,平均每个工人的实际工资降低大约16澳元。

 

模拟案例基于中美贸易战,并假设没有进一步蔓延。如果其他国家也加入竞争,结果将是毁灭性的。